大裂

 

我從電影「大象席地而坐」進而知道了這個作家,萬萬沒想到這部悲傷又冗長的電影竟只是這短篇集裡一篇短到不能再短的小故事而已。雖然十分鐘就可以看完這個電影的概要,但是濃郁的孤獨氣味可以說是無孔不入、無處不在地處飄飛著。因為格局的關係,若只是以偏概全地靠著網路談論就對作家的童年下定義,我,也未免自大到讓自己都討厭了一點。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