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不見了

 

最近一連串讀到密室殺人的故事,像是「JM埃爾」《福爾摩斯症候群》這款官方說明都是機率與愚蠢所造成的的天然意外,「阿嘉莎克莉絲蒂」《尼羅河謀殺案》這款說明各懷鬼胎想要謀奪巨額資產的居心不良,以及結局與兇手的真面目,已經是家喻戶曉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雖然故事的走向總是有點那麼千篇一律,這種主軸已經很明確,可以一較高低的,莫過於是在動機懸疑與犯罪殺人手法上的差別了,我在下一本「艾勒里昆恩」《暹羅連體人之謎》的大火山莊裡寫著這本剛讀完的「夏樹靜子」《有人不見了》的讀後心得,覺得這些從古到今的密室殺人手法,雖然老套,卻還是很能引人入勝呀!熱情的讀者總有囫圇吞棗的時期,所以就更別說是《兇手也在等雪停》或者林斯諺的《冰鏡莊殺人事件》《雨夜送葬曲》都曾有一面之緣,無奈這些作品往往讓人不懂怎麼評斷優劣的作品了。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