剃刀邊緣.jpg

 

我是從「中山美穗」的電影裡得知「毛姆」這位文豪的大名,書架上擺著「月亮與六便士」、「人性枷鎖」、「面紗」以及曾有一面之緣的這本,老早三十年前,趙傳的「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歌詞裡提到過的「剃刀邊緣」,說來慚愧,這些收藏的書除了一直吸收著水氣泛黃,當作是我對歲月流逝的具體紀錄之外,毛姆對於我並沒有什麼太多的意義,說慚愧其實也不需要這麼內疚,我想李格弟(我很醜可是我很溫柔的作詞人)不一定真的看過這個故事,因為照這個故事的整體內容看來,除非作詞者影射趙傳有勞倫斯的堅毅不拔,或者在說明現代人因為空虛的迷失使然,以為物質可以帶來幸福的做法,讓文明變成了自取滅亡的一種毒品,否則怎麼聆聽怎麼盯著歌詞反覆思量,都不怎麼像故事裡的人物那樣呀!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