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城裡妖魔跋扈

 

哪本書不是被我這一身懶骨頭給拖拖拉拉的,多多少少有些像是死刑犯待宰的心情,死賴活賴的被拽上了斷頭台時那種恐懼與不情不願的,每本獨立故事的書在閱讀對一開端都不免有些這樣的基本心情調性。如此的照樣造句下來,儘管活潑燦爛的台灣日本妖怪小說《臺北城裡妖魔跋扈》也就這樣跟我飄洋過海看星辰起落、觀晨昏輪替地過了兩年,幸會了,新日小姐!(第三個字打不出來現在!)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