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火堆.jpg

 

最近對西班牙語系的文學作品,有種懵懵懂懂的跟風潮流(話說最近百年孤寂被正式地中譯化上市了),或是像夜裡的飛蛾們被啟蒙般的衝動給推向了火坑,緊接著「杜瓦特家族」雖然被翻譯得亂七八糟的,但是還是無損西班牙語系的大師們,對於時間安排與揭露真相上堪稱一覺得玩弄手法,錯綜複雜的交替登場,那種每頁都有豁然開朗的驚喜感,實在讓我讀起來樂此不疲,這種民族性所衍生出來的語言,在文學上帶給讀者的感動與快樂,真是呼應了昨天晚上看的電影,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天份,貝多芬莫札特一見到鋼琴就能彈奏,馬奎斯一看到生活的姿態,就可以用動人的文字娓娓道來一樣。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