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不藍燈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投遞幸福不是我的工作

 

彷彿倒敘法看著白過駒的由來。我,從去年起整個迷戀起華文創作的推理小說,想必是從「雷鈞」的「見鬼的愛情」開始,一開始冗長的童年惡夢,以及一連串無關緊要的謀殺事件讓人看的不是很耐得起性子,但是到後來的轉折,卻又讓深夜裡昏黃的燈光下,有一張興奮又緊張的臉孔,盯著密密麻麻的字心領神會地微笑起來。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聽著雨聲告別

 

以這樣這種書名出版,可能將要讓讀者誤解台灣的推理小說作家,到現在到民國一百零三的末年會是怎麼樣的一個程度。老實講,這種書名如果不是像我這樣百無聊賴地看完了「京極夏彥」的「魍魎之匣」,在飽受知識與劇情無情又漫長的轟炸後,這體無完膚的腦髓自然而然地想換本比較認為輕鬆愉快,字數少,頁數薄的小說,恐怕很難從架上抽出來,攤在桌上開始閱讀。特別是少了幾個關鍵的字眼,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