獸身譚

 

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秋風誤會了雨季尾聲的意義,傻呼呼地夾帶著水氣緩慢地流動,迎面而來的蕭瑟粘膩,讓人渾身發癢,受傷的膝蓋也成了從小聽說的,像是就算遙不可及的未來都不會發生的風濕症狀楷模,炙烈的陽光像是添在大火上的蠻油,烹煮著我這一隻在人生中鎩羽而歸的敗倒野獸。「泊泊復泊泊」這是咖啡粉末被滾燙的熱水流過的聲音,這是今天煮的哥倫比亞中深烘焙小顆粒的研磨,在這裡只能自己小心翼翼地烘焙著昂貴的進口咖啡豆子,因為金黃燦爛的稻榖或者綠意盎然的茶園,在西涼的城府裡嚴然是一虛構的景象,既不深得人心也沒有當地居民的認同共鳴。深淺不一的褐色咖啡豆子卻方興未艾,如果不是自己費盡心機買了咖啡烘被機在身邊,還真是不容易買的到喜歡的烘焙水準。若說這人生滋味處在青黃不接,不免有些愁雲慘霧的哀傷,不如說是左右並不逢源,正是一種凡事皆辛苦的存在。有一天,當我在西涼看晨昏日落流轉,「BROOKS N DUNN」「GO WEST」這首歌突然襲來,這裡頭描寫的故事,一切來自於烙印在我背上的預言還是早就潛伏在我心裡多年的計畫呢?生命是一張由「偶然」鋪平春夏秋冬四季的床鋪,你躺著也醒著,有時坐著或趴著,你隨意調整舒服的姿態,或者盡情嚎啕大哭地享受著鹹水的洗禮,無論如何活著,聽著看著呼吸著,一切過去一切又回來,日昇月落,你的只能靜待安排好的到來一一來到。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