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錯的歸結

 

那只是,一場遊戲一場夢?第一次閱讀「折原一」的小說,從架上完整的「折原一作品集裡」會挑出這一本,主要是因為它的厚度應該可以陪伴我,在這些不良於行的日子裡打發時間,再來就是因為「博客來」有專欄作家對這本作品讚譽有加,於是二話不多說,請同事就從書架上抽了出來交到我的手裡,小心翼翼把腳用手捧上車,慢條斯理地輕踩著油門(知道我腳傷的朋友們就可以知道這條回家的路有多漫長了),我滿心期待地帶著它穿過大街小巷,經過不見天日的地下室,搭著電梯直達陽光耀眼卻在六月裡悶熱著的七樓房間,急忙著攤開,興沖沖地展開了「一場遊戲一場夢」的奇幻推理。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