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包冠涵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B1過刊室

 

我在「瑞士」的火車上,不停在城市之間來回移動之中,終於在「姜育恆」流浪的印象中也活脫脫地換上了一回猶疑者(drifter)的神采時,是第一次碰到「包冠涵」這個怪誕荒謬的寫手。昨天在那兩個絕望之餘,仍然卻以逃亡的方式來享受最後人生時光的夫妻中(電影:人生無限露營車),學到了「文學」literature)這個單字,我因為在被《敲昏鯨魚這書誤導(mislead)的情況下,大翻轉地情緒把「文學」以舞群翩翩的姿態,刻畫了我心裡對於自己天份貧乏而無法達到的偏愛,血淋淋的風颼颼兮易水寒,刮得我是滿頭亂髮,卻又是又事後上揚嘴角的一抹半月微笑。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敲昏鯨魚

 

好像是,寫下《傷心咖啡店之歌》「朱少麟」給了我一張演唱會的門票,我低頭瞄了一眼,擔任主唱的歌手我連聽都沒有聽過。對於年輕音樂的排斥,那自然是我一種與生俱來外加後天經驗的狂傲偏執,任由誰來勸說都很難可以讓我動之以情,像是早年新加坡的馬路上,一但被吐了口香糖的話,難以清理,留著灰暗的印記,只有淡然的口臭暗暗飄過⋯。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