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的成人式.jpg

 

因為痛恨一個推薦的人而忽略這本書,因為看了這本書更想忽略看過的記憶。咖啡店裡形形色色的客人的種類數量之多,可以說是到了族繁不及備載的程度,並不是因為生意好到車水馬龍的絡繹不絕,而是因為十多年長時間經營下來,累積起來各種模樣層面的人群。在百花齊放的萬紫千紅裡,其中不乏一款「自以為是的文學風格自傲者閱讀者」,以閱讀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文學而自豪,以推理小說殺戮解謎題材的小說而為恥地批評著我,這一款不足為奇的推論與孤芳自賞下的卑猥,我早已見怪不怪,而且一律忽視處理之,我根深蒂固地認為,只有自己可以評斷自己所閱讀後的心情,沒有人有必要去推薦或者講評他人的閱讀嗜好,這一點在我的認知裡相當的重要,如果不是這樣的自處,恐怕淪為紛爭或者貽笑大方,並且再來不及自我解嘲之前就受人輕視了。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