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告訴任何人

 

接觸到這一群在科學與靈異之間徘徊遊走的病人,是從我大學生涯慘澹畢業之後,不幸在999度近視眼的診斷之下(我覺得這那位陳姓立委真是白混了,平時不讀書被村民視為地痞無能之流便罷,真的有事請托,也可以搞出這種笑死人的飛機!),還是要硬著頭皮投入混帳陸軍行列之時。並不是因為我在國軍的精神病醫院待過,而是我那個好大喜功,存心享盡人間浮華虛名的吹捧掌聲的父親,跟一位以詐騙為專長沾沾自喜的龍姓友人,合夥搞上一間在深山野林裡,平均一年總有個兩三起跳樓自殺事件的精神病醫院。而不幸地,我就是這個醫院的掛名董事。所以提前比一般平凡無奇的人,多了那麼一點點稀奇古怪的生活經驗。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