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別九朔

 

再接下來就要準備綑綁行李,前往我的出生地台灣了,兩個月的長時間暑假,接下來的路再兵分二路的崎嶇底下,但願可以鍛煉出更獨立自主更有想法的兩個少年,這陣子搞得辛苦又忙碌,是一個如假包換的磨難日子。幸運的是,我即時在這個倉皇的當下把這本「萬城目學」的書給囫圇讀完了,丟進準備要托運的行李箱裡,箱子裡還有一堆之前使用過的攝影器材,即將前往二手市場賤賣過去的色彩。坦白的說,透過閱讀不同型態文字的方法來審視、理解自己,無非是一場以強制武力來刑求逼共的過程,到目前為止,閱讀對我來講還是一件辛苦的差事,就別說誤以為深深著迷的「村上春樹」,也別說散盡光陰所閱讀的「唐娜塔特」了,我終於會發現他令我倒胃口的地方,我也漸漸明白她所謂擁有「迷人的風采」,或多或少是被我膚淺的閱讀經驗所讚嘆著的一個論調。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