雀蜂.jpg

 

不得不拍著桌面,大喊三聲:「絕」「絕」「絕」。從翻開故事的起點,到追逐與被追逐的冗長,由不得我的哈欠們,ㄧ而再地發出咆哮式的抗議,直到最後的四分之一的篇幅,突然爆炸的劇情讓我整個人精神為之一振,從軟弱的病床上給跳了起來,我右膝蓋腫脹的溫度,像是被驚嚇到了冰點,還原了我生來必須該有的完整了!原來躺在床上只看小說,不做他想,是一件這麼有療癒的事情呀!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