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羅伯特謝塔勒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讀報紙的人

 

「凱爾文」從老大的房間裡探出頭瞄了我一眼,與我眼神交會之後又匆忙地關上,其實這是繼他從有整片落地窗陽台的玻璃圍欄邊、蒸氣還未消散的廚房咖啡吧台旁,又或者是隱藏在書櫃後那座通往二樓的樓梯走下來之後,不斷關切我在看書、喝咖啡或者恍惚打起瞌睡時的一舉一動。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生如寄.jpg

 

每一字一句都像是敲打著我損壞的右膝蓋,讓我不斷地配合每一次他的創痛,替他喊出該呻吟的悲鳴。我的老娘半狀況外半幸災樂禍地表示,這樣折斷了右膝蓋,在神秘學領域上的總結:那只是過世的丈夫在拖緩兒子狂妄闖蕩事業的腳步。因此才讓我曾經有一大段時間幾乎不能任意走動,時至今日仍然搭配的忽然降低的氣溫隨著疼痛酸軟。人家艾格是在戰爭時期的不得已,我的一生如寄卻只是心胸狹窄的父母親,無時無刻對我一種主觀的堤防、輕蔑的忽視我所有努力下來每一個腳印。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