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咖啡店之歌

 

我的一九九五年,那是個灰黃的年代,之於我的一切,只有慘淡無聊以及一點點模糊的寂寞印象。身在何處的概念還沒有成行,命運怎麼交代,我就怎麼從善如流。腦子裡的神經元隨著身體東飄西蕩,沒有主流或者非主流的想法,沒有主見沒有能力地像隻茫然的鴕鳥,危險來了,低頭閉上眼睛,以為任何的困難就會從身邊飄過,而且不會留下什麼印記傷疤似的。要回想這個區間,其實不過是二十三年的一趟渾水罷了。如果當初不是堅決地像是村上春樹的反戰精神去逃避兵役的話,我可能很難在錄取率不到1%的插班大學考試中被錄取(雖然我娘很堅持是佛祖牽著我的手寫完考券的),大學三年的時間裡,我把畢業證書上該拿到的各種類別不同的學分給填充上去,沒有交上什麼朋友,沒有做過什麼學問。含含糊糊的灰黑白三種顏色交織成一間在學歷上猶如是國王的新衣的服裝,毫不明白自己為了什麼竟然把周星馳的一字一句給倒背如流,像是用了鑿子在心坎上用力刻劃的印記似的。於是本來在那個當下是應該是求得滿腹經綸回鄉的高才,卻像是一條掉落水溝裡失意的狗,沒人知道我畢業了,沒人知道我在想些什麼東西。我在那個空白的年紀裡,把「傷心咖啡店之歌」開始的前一百二十頁辛苦地看了一遍,於是折磨人的日子繼續編導著我的顛沛流離。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