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的故鄉

 

誰會知道回到台灣後,在幾個刺眼的紅字數據上預告了彷彿是「拉普拉斯的惡魔」所安排的既定行程,殘酷冷漠無情的架著我的雙手,我騰空地看著我努力下來的一切,說了再說,講了又講,「日子像是道灰牆,你罵它,它不會迴響。」我突然沈默下來,或者突然激昂感慨,這些在我心深處的叛軍,時不時地隨性起兵作亂。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