棧敷童子之誕

 

顯然作者「佐佐木禎子」是在讀完「姑獲鳥之夏」、「魍魎之匣」這第一與第二本京極夏彥的大作之後,「技癢難耐」或者是「寂寞難耐」的一個表達敬意,並且是得到了京極夏彥允許發行的一個短篇外傳,因為一脈相承的人物風格,互相調侃式的對話,讓讀者稍微一個不留神,還會以為是京極夏彥在偶然間神來一筆卻沒有問世的草稿,被以「佐佐木禎子」的筆名做一個很低調地發表,但是儘管如此,終究屬於輕文學的作品,還是很難拿來跟正式的京極堂系列相提並論。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