凜冬將至

 

說到這個《凜冬將至》像是自從十九世紀的日本明治維新、中國義和團跳大神的年代起,就擺在書架上的一本古老書本似的。也終於的,在今年的第一百本書裡被我挑到檯燈底下,癱在昏黃燈光下的我,與攤在昏黃燈光下的文字之間的距離,有種忽遠忽近、朦朧清透交替的錯覺。這是一個說是冰島這個國家至今為止,最後一個死刑犯人最後對於生平事件的一場回憶錄,我認為呀!以這種題材為架構的小說,文筆的好壞與故事要表達的辛酸起伏、出人意表、各種型態的感人肺腑就顯得相當重要了,或許認同我言下之意的人並不多,至少我的認知裡,多數的人還是認為該懷著凜冬將至的忐忑情懷與略帶憂傷的心理準備來翻閱,但是真實的情況在我的感受下,並不見得是如此喔~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