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與野獸之死.jpg

 

「夏天」這個熱魔,在我經歷了一趟難耐的飛行落地之後,意外地披著熱浪迎面來襲,首當其衝地見面禮就是一個炙熱的擁抱,就幾天後,它又從機場與飛機相連著的那個天橋再度吻別我,我在倒數計時的起飛噪音中,逃離似地回到了適合生活的熱帶島嶼。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