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母不會凍結

 

刺頭這回可是卯上了全力似的,一如常態地毫不遮掩地大放厥詞在宣傳的花枝招展之上,加上各個在小島上自鳴得意的大作家們合力吹捧,像是一鼓作氣要打響這個「市川憂人」這個招牌,也好像是奮力一擊做最後的掙扎,在我看來,或許我已經過了這種沈迷腦筋急轉彎,或者我根本從來也不是這一類浪漫推理界的人,所以對於這種複雜的推理小說,從來都無法熱情投入睜眼與闔眼之間那個偶爾打開的隙縫之中。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