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症消失的陷阱

 

就算到了西元二零一八年了,人人依舊談「癌」色變,這已經是從小到大除了未知的鬼怪之外,最令人聞之喪膽的一種意外了。從我阿公阿罵的肝癌,到老頭子的血癌,還有我之前差一點嚇破膽的胎兒指數竄升的現象,我這注定要在人體演化過程中屬於淘汰一族的身體,看來還是躲不過物競天擇的安排。

文章標籤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