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號艙房的女人

 

作者是一個現年四十歲整(1977)的英國女子,雖然這個年紀的人也是該累積許多的創作經驗了,但是英國作品除了阿嘉莎的能夠讓你興致高昂地去閱讀,其他的多數作品還是淪為囉唆與平淡,起伏轉折的部分不是牽強就是過於軟弱,隔著靴子再有心的人,也很難搔到癢處吧?

 

直白來說,這是一個平凡無奇而且略嫌老套的故事了。

 

 

10號艙房的女人

 

這個推理成分不高的故事,實質上應算是偏重於犯罪驚悚的範疇,所以預期中想要再給英國作品一點機會來滿足對推理過程的貪婪,又一次給了失望的評分,至於看到佳評如潮的廣告說詞,也只能莞爾一笑,這種雖然是老套的伎倆,卻也依舊令人如「肥鵝」撲火的不顧自身。

 

但說到英國與北歐警方那些捕風捉影的看圖說故事,極盡諷刺的部分果然可以讓人有些新的視野。但是或許我沒有很投入的想要去了解報紙所報導事件的時間,所以在這汪洋大海上還是有一些令人疑惑的波光粼粼。

 

遠流在出版這一類型小說的掌握功力並不好,阿加莎的那一套也是從中國那邊買斷的翻譯,所以讀起來也總是有那麼一丁點的討厭,這本小說每一行的行距跟字體大小被統一放大成了三百多頁,閱讀起來對眼睛是很有保護作用,但是這種作法我還是不那麼欣賞認同,劇情方面殺人動機當然可以理解,但是殺人手法要複雜成這樣,也確實不太聰明呀!

 

 

 

10號艙房的女人

 

 

 

三分鐘看懂這個故事

 

小蘿在經歷了闖空門事件後,那個十年前就已經縈繞心頭的恐懼症又發作了,接著陰錯陽差的一個機會可以參加這個富豪旅行團,在大海上享受頂級小而美的遊輪旅行服務,公司指派他進行各式的採訪活動,船上不乏滿座的金光巨富們。但是半夜裡的一個落水聲響,讓她目睹了隔壁房間的殺人事件,最後自己因為一連串的警告而刺激了她堅決要破案的心意,這不禁讓人聯想到即將上映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這個合謀事件,這個本來可以置身事外的好奇目擊者,卻因為各種情緒的交雜,意外的熱血沸騰地點燃一鍋的正義感。

 

到了要公佈答案的後期,她終於被他所認為的死者給囚禁在甲板下的一個密室,然而這個「她」竟然是遊輪老闆的情婦,為了要謀殺他的富婆妻子,所以當晚小蘿看到的就是「凱莉」「安」給拋下船,而這裡有一個漂亮的插曲就是岸上的報紙已經爭相報導,失聯的「小蘿」就是這具女屍。之所以會失聯的原因是因為沒有網路,路由器壞了好幾天了,這些富翁都不懂得抗議也實屬不尋常,但是這跟劇情沒有關係啦!

 

後來「凱莉」「小蘿」精闢的分析動之以情,終於還是相信「理查」在爭奪遺產之後還是會殺死同謀滅口,所以巧妙地製造了事件讓小蘿逃出生天,但是要求小蘿得留下可以辨認身份的那雙高級馬靴,這一點讓我一直看不懂,因為如果是在順時間說明故事的情況下,在她留下馬靴給凱莉的之前,報紙已經證實無名女屍是「小蘿」,憑藉的就是已經在屍身上那獨特又昂貴的馬靴。

 

好吧!管他的,反正小蘿是逃了出去,也回到朱達的懷抱裡。然而這時候英國人的作風一定要牽強的導引一下人性的掙扎,像是「凱莉」該不該死(因為後來又說屍體是一男一女,男的是那個理查(開槍自殺後來又推翻是他殺),女的則是穿著小蘿馬靴的凱莉。)的一場無聊的辯論,朱達差一點又認為囚禁妻子的女嫌犯罪該萬死,而被囚禁的妻子則是斯德哥爾摩症候群發作地同情起那個女嫌犯,指稱凱莉根本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自己還身殉冰冷大海了。

 

最後,在小蘿銀行的戶頭裡,無端端的多了一個署名「跳跳虎」的存入款,小蘿當時的表情讓我回想起龍紋身的女孩第一集的最後那一幕,對著監視器一臉冷笑。所以凱莉沒有死,而那個穿著小蘿馬靴的女屍?竟又被認定是「安」的屍體?凱莉根神力女超人沒有什麼兩樣了其實。又拋屍體又撈屍體的?

 

 

10號艙房的女人

 


 

同樣也有人這樣說,這是我第一次跟他有完全不同的看法的一本書。

 

 

 

 

這個故事疑點重重

 

其實這個故事還是淪為心理驚悚的描寫居多,真正殺人動機與情感描述的部分還是偏弱,所以要能感同身受地融入目擊者或者被害者的情緒,實屬不容易,但是老司機來閱讀這些湊篇幅的段落時,應該可以大辣辣的翻跳過去吧!可以大步地跳躍過那些刻意的

 

糾結

掙扎

惶恐

還有不太重要的童年陰影

還有不太吸引人的愛情與事業的拔河選擇

 

至於後來驚爆出來的結果,凱莉順利逃亡並且槍殺了理查,還以跳跳虎的名義捐給了小蘿一筆為數可觀的「補償金」,又淪落到制式化的好萊塢千篇一律橋段的窠臼了。

 

但是話說回來了,那個海上的無名女屍如果竟然是「安」的話,怎麼會後來竟然穿上了「小蘿」的那款昂貴馬靴呢?

 

究竟是「凱莉」「安」在捕撈上岸重新打扮後再丟入大海中嗎?當時如果在公海上,又是怎麼會有漁船在百億分之一的海洋上給捕獲富婆的屍體呢?不過嘛~小說不就是這樣嗎?一切都合情合理又被嫌無聊,如果灑了點狗血又被說是娛樂性質過高的誇張呀!

 

再重申一次,遠流在出版這一類型小說的掌握功力並不好,阿加莎的那一套也是從中國那邊買斷的翻譯,所以讀起來也總是有那麼一丁點的討厭,這本小說每一行的行距跟字體大小被統一放大成了三百多頁(獲利誠意十足,但是對於讀者權益並沒有顧及到),閱讀起來對眼睛是很有保護作用,但是這種作法我還是不那麼欣賞認同,劇情方面殺人動機當然可以理解,但是殺人手法要複雜成這樣,也確實不太合理呀!(但是如果說是要把罪責推給「凱莉」就說得過去,也是他後來為什麼被凱莉槍殺了的原因吧!)

 

都能隻手遮天的人了,其實只要在甲板上帶著富婆看看夕陽,一個浪花就完成了他的弘大霸業了,He is a real king of the world。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