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旗袍

 

先這樣實在的說明一下善於拖戲演出的製作單位,該被冠上什麼樣的罪名好了,接著再來探討在實質上無趣又不合理的犯案動機,當這些都討論完畢之後,那些讓人「發現疑犯的過程」是何等的令人啼笑皆非,如果真的要鉅細彌遺地來嘲諷這個作品,會是一篇比這個故事還來的長篇大論的批判報導了。

 

來吧!

 

先說說看這說是愛倫坡講有入圍的作品,我查了一下資料。

 

 

紅旗袍

 

裘小龍,詩人、詩歌翻譯家、小說家。出生于上海,曾經師從著名翻譯家卞之琳先生,早年以翻譯西方印象派詩歌知名。二十世紀八十年代到美國留學,開始用英語創作小說。迄今唯壹入圍愛倫坡獎、獲得第二十三屆世界推理小說大獎的華裔作家。已經出版偵探小說《紅英之死》等。

 

 

 

紅旗袍

 

雖然有這樣的宣傳詞來增添一個名為裘小龍的華裔作家的光彩,但是愛倫波獎的地雷印象還是深植我心裡,這次在不信邪的熱情孤注一擲的情懷之下,「紅旗袍」被我從曼谷又帶回台灣,在長時間的咬緊牙根疲勞底下,我終於還是惡狠狠地對愛倫坡獎項(雖然獎項的種類繁多)再次投下了不信任的大戳章!!

 

或許陳超這個角色在裘小龍的系列作品裡有著馬修史卡德的冷硬智慧,我在這本紅旗袍裡只知道他與劇情毫無相關的攪和在一起,時而迎風搖曳吟詩作對的浪漫燦爛,時而表現出柳下惠的坐懷不亂吊足了讀者的胃口,而且每一段的章節結束所使用的收尾筆法如出一徹,當陳超又開始吟詩遙想唐宋元明清的時候,讀者不妨一口氣連翻個五頁,因為與殺人犯的身份毫不搭嘎。

 

 

 

紅旗袍

 

我不懂愛倫坡獎的評審們究竟是什麼樣的身份所組成的,看來他們都偏愛(如果真的有入圍,或許請各位前輩大德們有相關資訊可以不吝賜教,又或許入圍的並不是這本書,只是某一篇短文或者另一本沒有被我發現的作品吧!話說我也懶得去了解這個人了!)這種囉唆拖戲的故事好像,諸如一些像是之前看過的「米涅沃特斯」「女雕刻師」「麥可康納利」「詩人」都是冗長界的翹楚呀!。當然這兩位大師的作品很值得一讀(但是要有十足的耐心,畢竟精彩處並不多。),但是我也不願意相信評審會把只是略為帶點姿色,卻在當燈光亮起,推上舞台後竟然是此等的衰敗的面容(示意圖可以詳見西遊二那個蜘蛛精的十六歲女兒),擺明了不遺餘力地對於祖師爺愛倫坡詆毀,讓老人家在深夜的墓園裡還是不得安寧,那耳朵裡令他痛苦難耐的咒罵聲。

 

故事要精彩,不一定要長篇大論的,愛倫坡這位至聖先師終其一生致力於短篇小說的創作,哪一篇不是讓你毛骨悚然地從華燈初上到天剛破曉?然而後人煞有介事地用他的名字來辦理獎項的同時,似乎已經迷失了愛倫坡的精神了!還希望哪位大德前輩們可以賜教小弟,究竟裘小龍是哪一本作品入圍了愛倫坡獎?二十三屆世界推理小說大獎」這又是哪門哪派的殊榮? 

 

 

紅旗袍

 

好吧!

 

陳超(故事裡的主角)是個迷戀文學的警探,這等嗜好跟這件案子一點關聯也沒有,而殺人的這個有著伊底帕斯情結的兇嫌,最後聲稱是因為精神疾病而犯案的,所以就算緝捕歸案也無可奈何。話雖說是如此,在文明社會的驕傲底下總有些令人牙癢癢的缺失,對於兇嫌坦然承認,而咱們的大詩人(而且人人都知道他,紅透半邊天的程度讓川普都嫉妒萬分。)也肯依約不舉發他,畢竟他突然間沒頭沒腦地就死了(原諒我沒有耐性的眼皮,動作之快在轉瞬間已經闔起來多次。),好吧!終於結束了這本毫無樂趣,所以很多細節我也沒有太多心情再去研究合理性,或者作者想要轉型的「文學性」的部分,簡單來說就是四個字:歹戲拖棚,加上差勁的文筆與刻意添加篇幅來賣錢的心態,讓人望之卻步並且毫不推薦呀!

 


 

感覺比這本書好看很多的樣子。說要文學的詩句,也來一點比較特別的吧!王維,蘇東坡會不會太老掉牙了?

 

 

桃花庵歌
唐寅

桃花塢裡桃花庵,桃花庵下桃花仙。 
桃花仙人種桃樹,又摘桃花換酒錢。 
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還來花下眠。 
半醉半醒日復日,花落花開年復年。 
但願老死花酒間,不願鞠躬車馬前。 
車塵馬足顯者事,酒盞花枝隱士緣。 
若將顯者比隱士,一在平地一在天。 
若將花酒比車馬,彼何碌碌我何閒。 
別人笑我太瘋癲,我笑他人看不穿。 
不見五陵豪傑墓,無花無酒鋤作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