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方快車謀殺案

 

宋世傑對八府巡撫斜著眼,嘴角露出一抹代表僥倖與略帶輕蔑的微笑:「公堂之上假設一下該當何罪呀?」白羅接著說:「要讓說謊的人坦承所有的謊言,就是要直接了當地戳破它!而假設一下真實的情況就是最好的方法!」我捫心自問:「其實你們這些人幹嘛去招惹白羅?在你們知道白羅也上車後難道不會把死者推出窗外就好了嗎?」 

 

(國中起聽過這首歌的我,就一直定義是一個殺人犯或者強姦犯的自慚心聲,很適合被搓了十二刀的惡徒!)

 

自「老阿嬤美波小姐」所偵破的破鏡謀殺案之後,也因為這個神探故事的結構,讓我對阿嘉莎的作品有了更多的信心,然而過一年之後,才又第二本閱讀阿嘉莎的大作,就是這本赫赫有名的「東方快車謀殺案」。因為先前的一些原因,讓我一掃之前對英文譯品閱讀的心理障礙,哪怕是遇到一些反諷法、代名詞超長子句的干擾與猜測,也都可以迎刃而解地輕鬆清楚閱讀,看來我受盡了「詹宏志的恐怖翻譯折磨大法」之後,脫胎換骨地把東方快車謀殺案裡的來龍去脈,清楚明白地陶醉在近一百年前的懸疑推理大作之內。

 

 

東方快車謀殺案

 

話說堂堂的白羅大神探,原來就是東方快車謀殺案裡的破案主角,聰明才智與細微觀察的角色設定讓人佩服不已,但是,終究這個集體犯案的兇手們,才是阿嘉莎天后一直引以為傲的一種心血創意吧!

 

 

東方快車謀殺案

 

當然內容不必我多加添加贅言了,畢竟這個聲名大噪的作品已經是家喻戶曉的一種知名度,一個殺人犯卻跑到歐洲逍遙,在金錢魔力促成的法外開恩下,最後的身影現身在這一班東方快車的「伊斯坦堡-加來」的貴族車廂裡,這一場本來以血還血的謀殺案要被天經地義地舉行,誰知道陰錯陽差地殺出個程咬金,來自比利時的大神探白羅先生(實在汗顏,在閱讀這本書之前,我還不知道這個有著八字鬍的小胖子竟然是這麼智勇雙全的天才神探!)也搭上了這個車廂。在大雪阻撓火車快飛的那個深夜裡,發生了一間密室殺人事件,而且還充滿了讓你眼花撩亂的故佈疑陣,白羅這個時候為了這輛車的董事先生挺身而出,從整本書的訊問裡抽絲剝繭,終於從細小的線索裡大膽假設,經由每個人的臉部表情與答話流暢度裡,終於得到了答案,而最後把情有可原的罪犯交給「南斯拉夫」當地警方做進一步的逮捕與審判。

 


 

好吧!其實白羅被兇手配合演出了,這一點是我一直覺得矛盾的地方,如果那個夜晚在屍體如果就丟到窗外去,任白羅有通天本領,也沒有案件的發生可以讓他來發揮它的天才呀!畢竟發現死者的人,也是共犯之一.......

 

東方快車謀殺案

 

其實,這很可能就是白羅最後的現身了,在大雪紛飛的車廂裡,用匕首殺掉一個比利時的中年小胖子,應該不是一件太難的事情吧?

 

 


 

說起大費周章的謊言,說起巧妙安排的團隊合作,與其這樣的鐵了心的復仇,不如把車廂內的人在礦泉水里下點蒙汗,白羅也醉了,董事也昏迷了,痛快地把陳進興這樣的殺人魔給拖到雪地裡,狠狠地大卸八塊後再覆蓋後,重回車廂裡大喊著雪地裡難耐的孤獨寂寞,而白羅從昏昏沈沈中醒來,把遲了時間的懷錶上緊發條,跟著一起等待雪溶的發車訊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