哭聲

 

簡單來說這一齣看似複雜的電影,把場景設定在令人又愛又恨,那種即將逝去的純樸以及根深蒂固萬年不變的信仰思想。

 

或許也可以歸咎於人類在面臨重大困難的同時,選擇妥協於命運的逃避軟弱(那個有人解讀成女鬼也有人認為是天使的丟石頭的女人),終於把勇氣(日光巫師)拒於千里之外,讓他本來只差臨門一腳可以解決困難的那一刻,終於還是因為骨子裡軟弱天性給功虧一簣了。

 

惡魔如果真的只是滿足他隨機釣魚的心態來收集被害者的靈魂?我們除了勇敢面對這種在任何時候都可能出現的衝擊,面對困難的態度也會影響一些援手,在攙扶你排除困難(教會的牧師雙手一攤,那你就去找巫師囉!本教會幫不上你的忙。)時熱情的程度了。

 

雖然影片兩個多小時,但是精彩的演員演出以及沈默的惡魔開釋,說明人們在勇敢與膽怯中那種柿子只挑軟的吃的苟且盲目心態,看來這些苦難的同謀,確實就是人類自己本身,慷慨的給予困難與惡魔一而再傷害自己的機會。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