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色火車之謎

 

這是香港電影「報應」裡所描寫的富商張浩潮之女被殺害事件的翻版,引狼入室的題材早在一九二八年,咱們的謀殺天后就已經以本格的形式,清楚明白地把「人為財死的貪婪」「尋找真相的正義感」兩方戰火做了一個仔細地描述紀錄,邪不勝正的必要行時代產物,就這樣被保留下來,於是到了二零一六年,我們還是在讀「阿嘉莎克莉絲蒂」,今天這本講的是「藍色列車之謎」

 

說到底還是一個外鬼刻意寄生在家裡,漸漸變成了內神的恐怖故事,我想白羅在一九二零年的史黛爾莊的兄妹謀殺事件裡得到了靈感,但是這一集的白羅比較像是不可能任務裡的伊森杭特了,

 

意外看到網球場上的希臘寶石買賣專家?

通天本領以密碼要求有關單位傳送「侯爵」的資料?

善於心計地斥責「伯爵」的男女僕人嚇令他們吐出實情?

 

 

藍色列車之謎

 

以上是我覺得把巧合(或然率)帶進來就讓人比較失望的一點,善於心計是白羅的一貫伎倆還說得過去,而侯爵的資料竟然要過了那麼久才拿得到?至於真兇為何,在這三本阿嘉莎的作品風格裡,可能已經不會很難可以猜的出來了,「會咬人的狗不會叫」,或者一直虛張聲勢窮嚷著:「我打死都不會咬人」往往都是偷偷咬死被害人的惡犬。

 

 

藍色列車之謎

 

自從上次鼎鼎大名的「東方快車謀殺案」裡提到的「加來」,讓才疏學淺的我不斷地搔著後腦,把平躺睡姿造成的扁平後腦當成了滑鼠操控的搜尋引擎般,試圖找出這個名詞究竟是零件?還是車廂音譯?還是專有名詞?加萊(法語:Calais),是法國加萊海峽省的一個城市,人口約七萬五千(1990年統計)。英吉利海峽中最狹窄的臨多夫-加萊海峽只有34公里寬,離加萊最近的英國城市是多佛,加萊與多佛是法國與英國最近的渡口。加萊舊城(又叫北加萊)在一個人工島上,四周環繞著運河及港口。加萊新城(聖比爾)在東南

 

 

藍色列車之謎

 

從倫敦要去會情郎的富翁之女,帶著爸爸從俄羅斯千辛萬苦買回來的天價寶石,卻在抵達情郎約定的車站前,意外被人給勒死了,面目全非的死狀,與目擊證人的各執一詞,阿嘉莎用了大半篇幅鋪陳了一個緊張懸疑的難題,搭配著讓不熟悉歐洲地名的初學者我,眼花撩亂的人名,靠站停車時人們必定下去透透氣的風土民情,車廂內悶熱而車外頭冷風颼颼的情況,從東方快車道藍色列車,東歐到西歐全都是一樣的情況,真是太令人嚮往哪一天有個機會,也去體驗一下要整齊服裝才能到餐車車廂用餐的美好經驗。話說這個「白羅的意外現身」,以及對「凱薩琳因為閱讀推理小說」而突如其來的熱情,讓人覺得白羅在這部小說裡的個性,從「史黛爾莊謀殺案」的初登場後,從本案六年後的「東方快車謀殺案」,都有一種沉潛低調的老人智慧的表現,而這部「藍色列車之謎」的白羅,卻多了一點自大的輕挑,莫非這段期間的克莉絲蒂在寫作的心情上有什麼鬱悶,有什麼想發洩心情的情有可原,讓白羅的表現非常的與前後兩作大大不連戲了。

 

「我是世界上最偉大的偵探之一」       

「我是世界上最聰明的人」

「我願意為您來找出真兇!」沒頭沒腦地沒理由地爽快答應了,在東方快車謀殺案裡,他已經把美國富商嗤之以鼻,不屑一顧!

「你和我要一起破解這個藍色列車之謎!」我覺得壓根兒白羅就是看上了凱薩琳,想像一場黃昏之戀也說不定!

 

 


 

哇咧!阿加莎在這的作品誕生的前不久,經歷了喪母之痛,離婚之痛,而且有著到目前依然無解的九天失蹤之謎,明顯地在移情作用的怡情作法下,白羅也變得不自然地活蹦亂跳起來了。漸漸可以理出一個阿嘉莎寫作模式,大約都在75%左右的時候會活逮到「錯誤的兇手」,85%的時候白羅就可以不動聲色地把翻盤的證據攤在陽光底下,時而憤怒指證,時而輕鬆瀟灑地分析,原來真兇是正在聆聽案情中的某一個人,95%後就會開始收場,來個完美大結局。

 

 


 

然而究竟「侯爵」得手之後,怎麼會還留在百萬富商的身邊而且一起隨車模擬案件?這一點屬於荒唐的部分,就用體諒阿嘉莎正處於人生不如意的當下,一點小小意外的可愛偏差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