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謀

 

謬麗兒絲帕克,雖然她在英國看來是個赫赫有名,授勳不斷的類似偉大的作家吧!要不然也不會在高齡八十二歲還能筆耕出這個很難說有多精彩,但是卻也不容易推翻故事裡那些硬要挑惕出蟲子的錯誤,終其一生在創作生涯裡活著的人,至死方休拋下筆桿也是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

 

說到英國小說,唯有阿嘉莎克莉絲蒂、柯南道爾這些狗血淋頭的娛樂大片能夠讓人津津樂道,除此之外,多數淪為浩瀚無垠般的大談內心世界的掙扎,或者在已經走火入魔的旁敲側擊篇幅上贅述,直到讀者終於能夠肯定這樣的作品,就是兼具文學涵養、心靈剖析以及那種虛無飄渺的犯罪者童年陰影的推理犯罪小說。

 

但是硬底子作家,儘管文筆(或許是翻譯人員本人中文表達能力差勁的原因)在我看來是不是那麼適合說一個生動的故事,但是在整體結構上還是有許多可取之處,講的當然是這本冷門書裡所講到這些,不惜一切代價只想要逃避罪責的亡命天涯故事。

 

話說這個七世伯爵在知名度上或許已經超越了麥克傑克森,我想這一點老太太在八十二歲時,可能已經被自己所授勳的獎項所迷惑,一整個經由全世界各地都有目擊通報的說法,讓我還是認為有所偏頗,畢竟一個殺死女傭的案子,雖然慘無人道,但是卻也不值得警探在有生之年窮追不捨,甚至在死前還有遺言相贈給兇手,從法國到墨西哥、南美、非洲,只差沒有來到台北了。

 

我不太懂會去擔任警探的這種人的人格特質,是否真如老作家所寫的,也不太認同這種已經沈迷於賭博荒廢家業的敗家子,能夠讓所有人在世界各地都可以清楚辨識,指的就是在案發後起算的二十五年內,直到他被非洲食人族給生吞活剝為止。

 

總之,這個殺人犯為了讓自己一但被逮補,在審判的時候可以有力地提出精神疾病的證明,所以去看了一個改名換姓,改頭換面,改祖換宗的精神科醫生。目的除了要有醫生證明之外,還以威脅要揭露當年惡行的手段,勒索逃亡跑路費用。

 

然而故事開始的懸疑緊張確實讓人怦然心動,但是跟隨著圍觀群眾的無關亂舞走了幾頁後,就開始意興闌珊了起來。爆點不多,結局還滿令人同情一個老作家,江郎才盡卻還是挑燈創作的不悔執著呀!雖然台灣有個老傢伙也打扮成這樣的楚楚可憐,往事就是他的安慰這類的陳腔濫調,但是在故事結構上的無知與空洞,卻無法與線上任何一位沒有知名度的作家相提並論,若硬要搭上一點雷同的話,頂多就是跟這個故事的文筆有著如出一徹的老派粗糙了。

 

先不以一己的閱讀經驗來評論作品的好壞,我看後頭寫的「跋」,也就是現在人寫的後記評析,是一位叫為張娟芬的解說人,提到的對於權貴跋扈,官官相衛的可惡,在故事裡並沒有帶動讀者的情緒,而所謂的權貴結構開始鬆散的說法,更是子虛烏有的事情。華人沈迷於水滸傳紅樓夢的庭院深深之中,便以管窺天的幾個世代,成千上萬的繆麗兒就是這樣擠不進來華人閱讀的世界之中,不是我推崇外國的月亮大又圓,只不過,這個世界總是驚喜連連,而不興閱讀的市場餐桌上,還是常常可以見到當炒空心菜端上桌時,全體起立鼓掌讚嘆的熱鬧非凡。

 

說到底中國人畢竟是為數龐大,卻是個體質虛弱空洞的民族,我這樣認同自己的推測著。

 

 

共謀

 

繆麗兒.絲帕克(Muriel Spark,一九一八-二00六)

一九一八年出生於愛丁堡,在當地受教育,曾跟隨丈夫移居辛巴威,育有一子,後來獨自回到英國倫敦開始創作,一九五一年獲得觀察者報的短篇小獎,開始在文壇嶄露頭角。一九五四年絲帕克受洗成為天主教徒,她認為這是創作小的重要轉捩點,小家格雷安葛林亦支持她的決定。一九五七年三十九出版第一本作品《安慰者》(The Comforters),在文壇嶄露頭角。一九六0年代末期與友人在義大利定居。創作範疇涵括小、廣播劇、童書、評論與傳記等,《春風不化雨》(The Prime of Miss Jean Brodie)是其知名作品,改編為舞台劇、電影與電視劇,本書並獲選為「二十世紀百大英文小」、《時代》雜誌「百大最佳英文小」。


絲帕克擅長以反諷角度探討高於人類生命的掌控力量,從而在睿智的文風中撞擊人們堅守的信念。知名作家大衛.洛奇(David Lodge)曾指出,絲帕克的作品幽默感與深度兼備,能激發作者和讀者不斷思考。絲帕克在一九六九年和一九八一年分別以Public Image和自傳體小Loitering with Intent兩度提名曼布克獎;一九八七年則以傳記Mary Shelley 獲得斯托克獎(Bram Stoker Prize),亦曾獲英國布萊克小紀念獎、大衛科恩獎,一生獲奬無數,並於一九九三年獲頒大英帝國勳章,一九九八年獲頒Golden PEN終生成就獎。著有二十多部小。本書《共謀》可是認識這名「英國戰後最偉大五十位小家」的最佳起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