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爾夫球謀殺案

 

這是白羅系列的第二次辦案,這樣想當然是針對阿嘉莎筆下的白羅而言,自然而然的,這個歷經半世紀風霜往來與辦案經驗所造就的神探,早在比利時警方工作的時候,已經把捉妖除魔的神技發揮的四海皆知,我們就當真有其人,只是名記者阿加莎克莉絲蒂把其中的經過與對話,鉅細彌遺地幫我們保留下來,那個時代一則又一則令人目眩神迷的破案紀錄好了。

 

 

高爾夫球場命案

白羅這個名偵這次收到了來自法國的一個球就委託信,但是他八百里快馬趕到的時候,委託人竟然已經被人殺害,連同妻女一併被人綑綁得不能動彈,當白羅要開始抽絲剝繭調查的時候,當地警方的名幹探又百般刁難,但是善用獨特的心理分析法,表情觀察術,以及公堂之上假設一下的伎倆的白羅,東奔西走之後,把這兩組二十年前的兇手父子與母女,再加雜一組特技雙胞胎(讓我想到大智若愚裡面那個雙頭女)混合在一起,一場眼花撩亂的大亂鬥自此展開我每一個腳痛的夜晚,老實說,這場案件有點炫技過頭,但是海斯汀能夠在史戴爾莊求愛不果後,在這個故事結局裡與雙胞胎姊姊修成正果,倒也是一件美談,也希望笨頭鵝海斯汀這個角色不要再在往後的白羅系列裡客串了,任性又愚蠢的篇幅讓人哈欠連連呀!

 

 


話說這場被我認為是炫技過頭的感受,一來可能我這個時候膝蓋的髕骨破裂疼痛難耐,無法耐心閱讀。二來就是明明一場簡單的案情卻原來可以盤問出二十多年前的一宗夥同情夫謀殺親夫的案件,當年海斯汀頂多十一二歲吧!那些印象深刻的描述,讓人覺得為了劇情要給讀者傻眼意外的效果而牽強為之。這一點讓我覺得不免有些失望,當我知道天馬行空的開始,就是我半夢半醒式閱讀的起點。

 

 

高爾夫球場命案

問世間情為何物,夫人為了本要逃亡的丈夫守口如瓶地隱瞞案情,兒子為了愛情不惜走上絞刑台,女友為了拯救男友,不惜頂罪扮演兇手自首,而當年死者不也是為了愛情而幫女友痛殺親夫?一連串的「性慾管理失當」我認為的愛情)果然令輪番上場的演員們個個以生死相許呀!

 

 

高爾夫球場命案

其中真正的兇手母女檔的描述就痛快了!不由得我又想起了「人為財死」的一種描述人性與稱讚愛財主義的說法!一如白羅在藍色列車之謎的故事裡,那一句無厘頭的搭訕語:「這不是在小說裡才有的,現實生活也會發生這種事!」我看過一整群林黛玉用彩色的蠟筆賣力揮毫之下,說出一種假刷卡真騙錢的欺夫之術,我的隔牆之耳告訴我這一切令人髮指的下流對話後,讓我對這一票徐娘半老又懶惰不上進的女人,整個白眼又反感了起來,從那時開始,直到遙遠的未來。

 

 


不就是為了榮華富貴錦衣玉食,不就是一段匆忙的人生嗎?緊接著那無情的輪迴又會上演,莫非這種行為所造成的生生世世貪婪殺戮,竟是人的本質?或終究要成為作家的寫作題材?

 

貪財、貪情是真實世界的原貌,小說並不是虛構了事。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