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雕刻家.jpg

 

道高一尺,魔就會高出一丈。

 

幾經時代因為教育普及與各式新發明的重工業的誕生,這本來單純的溫飽生活,經過了這些不存在卻又發生的刺激方式,造成了正邪兩方的不斷磨合,誰也不是刻意要消滅對方,誰也不是刻意要反對對方,只是出生來的本質就是相反的兩面,火怕被水潑熄了,水也怕被火給燒滾了,這兩造之間並沒有實質上的對錯,如果能定義出來,那也八成只是人類這短暫的一兩千年,那一種自鳴得意卻空洞乏味的一種認知。

 

 

女雕刻家

 

這實質上是一個非常好的故事,寫的是一場平凡的與華麗富貴無關的家族恩怨,從家庭問題開始衍生出來的性向疑惑,到因為羞恥心駕馭行為後的一種荒唐認錯後,那像是無止無盡的牢獄之災就這樣開啟了冰冷的鐵窗,這種哀莫大於心死的題材其實可以十足引人入勝,只是

 

礙於翻譯者在平凡對話裡運用了高深的名詞,就讓人對這個閱讀的快樂與平凡人該有的對話的認同感,大大地降低了許多,上個世紀在翻譯人員老派作風以及想要強調自我文學能力的做法下,無怪乎我當時還在唸書的階段,怎麼都對歐美翻譯小說提不起興趣起來,當時也錯怪了「阿加莎」的「一個都不留」等等的好作品,現在想起來除了怪罪自己在閱讀資歷培養的努力上不足,還不免苛責一下這些不平凡的翻譯思維。

 

 

女雕刻家

 

這是米涅渥特絲在一九九三年時發表的推理創作,拿下當年的愛倫坡最佳小說獎,自然是因為這個獎項的關係,我才會透過電腦的通訊軟體拜託同事幫我帶到這隻腫脹的膝蓋旁,零零散散的陪著羅莎四處聊天,終於在今天結束了這個長舌婦(為了釐清案情)又熱情十足(成人話題)的調查報告。在這個鬆了一口氣卻也同時驗證了我心目中對於中西兩方推理小說的明顯差異,得到愛倫坡獎的作品總是那麼真實的描寫著漫長的人生,偵探總沒有神奇與聰明才智的一面,米涅渥特絲在女雕刻家裡所設定的這個女作家,耐心與體力真是到了一種折磨人的程度,一種天下無難事的辦案風格,還要穿插一下真實世界裡的男女情愛,反映雙性戀、同性戀與兩方家庭之間的糾葛關係,

 

因為羞恥與隱瞞,

因為依賴與謊言,

 

長篇大論的女雕刻家,在拿下愛倫坡獎之後的二十二年,陪著我的痛腳度過了第三個星期,但是終究少了一些狗血淋頭的潑灑場面,書寫的方式如果可以調整成像「櫻庭一樹」的「赤朽葉家的傳說」這樣的風格,或許可以停止我疼痛難眠的深夜開燈坐起來閱讀,然後不到三頁的時間又熄燈繼續等待天明的種種難耐行為

 

 

 

 

 

 女雕刻家

 

這種漫長累積資訊的推理故事,最後的真相究竟為何,連作者也放了一個大問號來諷刺司法,正所謂其實有誰真正關心?如果不是因為想出版一本解析真相的小說,誰又能知道這其中的委屈?而且,誰說女雕刻家在那種環境裡過得不是更自在快樂呢?人類如果不去欺負人,那就不是人類了!

 

 

 

「真相的範疇極小而明確,然而錯誤則是無邊無際。」或許是因為天氣涼的緣故,我打了個發自心裡的冷顫。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