刺青殺人

 

多數的老一輩(說穿了也大我沒有幾歲)的人都說這本書很好看,接著就沒有下文了。

 

至於純本格派的複雜詭計是不是就能撐得起場面,被指稱為一本「很好看」的小說,倒也就比較見仁見智了,話說簡遙先生從頭到尾對日本推理小說嗤之以鼻,這個論調在詹宏志的論述裡也屢見不鮮,而支持日本推理小說的這一方代表自然也有楊照這個鼎鼎大名的學者撐腰,他非常推崇土屋隆夫的作品,以上這些鮮明的結論與看法,真是讓喜歡推理小說的入門讀者們眼花撩亂吧!

 

我想是的。

 

 

 

刺青殺人

 

話說這本繁體中文版的大作,高木彬光的刺青殺人事件終於在這個月初堂堂由春天出版社發行了,而從發行的宣傳廣告一旦進入了電腦螢幕裡,「這本很好看」這種籠統的結論就大肆飄揚在我的眼睛前面,像是個招魂幡在吸引我這個茫然的遊魂,

 

我是茫然的,在生活裡,在小說裡,一直活在愚蠢無知的世界裡。

 

 


 

在我看來,日本早期的本格派,終究還是很難脫裡一些八股的制式動機、誇張的犯罪手法、不計成本的獲得心不安裡不得的報酬以及那種神話般的破案神探,時代轉變下來之後,西風東漸的影響之下,確實已經有部分把品味與詭計結合的自覺性作者可以提升本格架構上,那本來缺乏豐腴的肉體,卻自鳴得意的佝僂軀幹。或許在當時的民風與社會娛樂缺乏的當下,確實需要這種強烈且不切實際的夢幻娛樂來充實生活,滿足戰後那顛沛流離青黃不接下,空洞又無奈的黑白色生活吧!

 

 

刺青殺人

 

高木彬光(1920年9月25日-1995年9月9日),原名高木誠一,生於日本青森推理小說作家。

高木彬光的小說情節緊湊快速,語言活潑,結構非常嚴謹。閱讀起來很迅速,沒有什麼拖泥帶水的場面描寫。可以說表現人物心理是他的長項,他的文筆非常輕鬆,但卻看不到散漫,極見文字功力的深厚。案件的設置和巧妙的推理過程,也很合理,並且很有個人風格。

 

高木彬光在日本推理小說歷史發展中占有一席之地,主要因為他開創了一種新的推理小說題材「法庭派」並把它發揚光大。筆下的主人公多是律師或檢察官等法律界人士,通過他們在所接手的案件的調查中抽絲撥繭的推理,從而找到真正的罪犯。在破案的過程中,高木擅長於穿插人物情感的衝突矛盾,從而凸現出某些社會問題。比如高官厚祿的大臣們的徇私枉法,或是豪門名流背後的醜惡現實。在他的小說中,正直的一方往往是年輕的檢察官或者律師們,他們聰明,冷靜,對生活富有激情,並且正直嚴謹。在這類主角人物中,檢察官霧島三郎是他塑造的深入人心的人物。

 

 

刺青殺人

 

蛇吞下青蛙,青蛙食用蛞蝓,而最後蛞蝓可以溶解掉惡毒的蛇,這是一個誘導警方辦案到錯誤方向的一個傳說,我認為利用傳說與民俗禁忌來製造代罪羔羊的故事,確實有其精妙之處。神探「神津恭介」冥想推理的神技,在神奇偵探世界領域的圈子裡又多出一號人物,我認為這些誇張的破案手法唯一的優點,就是讓這本書可以有一個精簡又正確的收尾,否則恐怕一直贅湊著刺青界的禁忌與當時法律規範,而妄添篇幅就可能倒足了讀者的胃口了。總之腦筋急轉彎之各說各話,假設成真的試探性問話推理終於又再一次的證明了讀者買單後,那種閱讀成就感成立後,四處讚揚「這本很好看」,卻沒有下文的一種結論。

 

 


 

不過話說回來,這次密室手法我看到嘩啦啦的流水從排水口流出,有蛞蝓(被當成是珠枝冤魂)爬進來的那一段時,我確實有想到流水的功用呀!

 

如果就腦筋急轉彎熱愛者的角度來看,確實是一本精彩絕倫的本格派作品,如果像我這種比較呆板又不愛熱鬧的人來寫下心得,總是覺得動機與手法讓我不慎認同,熱愛破案的天才偵探突然進來嘎了一角的做法,又略顯劇情上的牽強造作,對我而言並沒有感動的地方,

 

就,一本娛樂性很高的腦筋急轉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