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星術殺人事件  

 

雖然「蘇仔」意外的爆料(他不是個調皮的人,只是以為我已經看完這本書,興致高昂地跟我討論這本他一個晚上讀完的作品。),把整個結局的梗都給爆了出來。即便如此已經先知道結局了的大前提底下,終究還是可以在複雜又冗長的殺人設計手法裡,得到許多在閱讀上的樂趣,畢竟御手洗潔那一貫的幽默感搭配旁邊幫讀者解讀一般見解的石岡,把整個

 

刻意故佈疑陣、

複雜的人際交流、

不經意流露線索的過程、

錯誤推敲又合理到要誤導讀者的章節、

 

 

占星術殺人事件

 

變得那麼精彩緊湊並且不需要強去記憶一些增加難度的思維,終究那些多半做法,只是為了杜讀者想反駁而叨絮悠悠之口的伎倆,在大多數的推理小說裡總是那麼一脈相承,有造樣造句的一種潛規則,然而這些不可避免的篇幅,在「島田莊司」說故事的魅力底下,卻變成了那麼一抹深藍色的憂鬱雋永,久久難以平息這一場四十年來懸而未決懸案帶來的心跳衝擊。

 

我提過的一些閱讀經驗,這些可以行之久遠(被留下來的)作品,多半不會只是跟隔壁鄰居的吵吵鬧鬧而殺害對方,或者頂多是三代之間一些沒有人知道的恩怨情仇而結下了看似意外,卻又讓人心酸的悲慘結局,在這樣的基本架構底下,島田莊司總是可以運用他淵博的知識(像是開膛手傑克的案子,像是幽靈軍艦之謎),來豐富整個故事的格局,

反觀一些比較入門款的推理作品,就淪為小打小鬧不值得同情,也不會讓人投入去感同身受的三流故事,外加整天在網路上敲鑼打鼓談心事的悲情,如果把你們的時間拿來充實故事的深度,那該會有多好的一個作品問世?然而

 

取暖容易寫書難,惡評留言事業喪,一心只為按讚故,雪染青絲女兒郎。

 

 

 

占星術殺人事件

 

說到底這是一本以「製造複雜信仰的瘋狂念頭」為主要的犯罪殺人動機的推理小說,雖然千篇一律的推理小說能出奇制勝博得讀者讚嘆的手法,多半在心思用於算計「殺人手法」、「誤導讀者的文字遊戲」或者讓人摸不著頭緒可以自我解讀的「開放式結局」,島田莊司當然不能例外於這個基本原則之外,然而說故事的前後順序與破案的動機,把本來平鋪直述的推理故事,變成了一本有趣的家族秘辛,因為說故事的方式把讀者當成了一個透明的局外人,站在故事發生後的四十年再回頭看看兩本手記,

 

你會想破案嗎?

你會同情犯錯的警員嗎?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然而我並不會太喜歡裡面那種強人所難的犯罪手法,說是目眩神迷的殺人機關,與錯誤誘導辦案方向的心思,像是咀嚼輪胎一般難以下嚥痛苦,還是讓我像食神裡面的那位被逼供的小伙子一樣:「我可以跳著看嗎?」

 

 

占星術殺人事件

 

阿索德,網路上幾乎很難找到相關的歷史資料,或許並不是什麼名噪一時的大人物,也可能只是島田莊司的自我陶醉與執著在這個人物上的發揮,但是誰知道呢?畢竟人類能夠廣大的攝取「知識」,或者大言不慚地解讀是「學問」也不過是近二十年來拜網路興盛之賜罷了,在此之前,如果沒有教師這類的人來傳承與宣揚這些人類定義的資料,人人還是一無所知的居多呀!

 

 

 


 

重點一提:外頭的霸凌以「吃苦就是吃補的安慰伎倆」來粉飾家長的無能就算了,家庭裡霸凌者的罪有應得,製作成千萬個阿索德都是天意授權的贖罪呀!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