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扇門

 

既然「既晴先生」都可以這樣洋洋灑灑地揮毫讚嘆,可想而知,這絕對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好作品,多重人格精神分裂的解答,真是讓人不由得起立鼓掌呀!

 

法國推理,一種與生俱來獨創的吸引力,真是一個陌生的名次以及一種徬徨又難以想像的閱讀衝動吧!自從隨著古堡爬上爬下、開了又關上那個黃色的房間、撿起兇器大骨仔細端詳、跨越小樹叢尋找大小腳印之後,還得猜測誰說的是真話,誰又隱瞞了什麼?那個年輕的小記者把我搞得頭昏眼花,到最後給讀者一個惆悵的卻又滿意的答案,黃色房間之謎現在回想起來,還是又愛又恨的讓人迷惘,當然再添一筆沒有讀完的「喬治西默農」,法國推理呀!糾結的翻譯問題,喚醒了體內那個有閱讀障礙的某一個我似的,但是引人入勝的懸疑緊張,卻是一縷迷魂香氣,引誘你拉扯你在深夜或者白天裡,總像十五桶水緊張兮兮地,翻一頁也好,哪怕再開車或者工作的途中,或者突然醒來的夜裡。

 

 

第四扇門

 

終於輪到「保羅霍特」這本蒙塵的推理小說了,在閱讀完畢後那驚悚的心跳脈動節奏裡,我突然發現我的口袋裡有一把鑰匙,在收藏繁體推理小說的許多年來,原來我一直是蹲在藏經閣的門口,透著門縫裡洩漏出來的光線(還沒有鑿壁借光的念頭),有一句沒一句地讀著,然而,我終於發現了大門的鑰匙了。

 

乍看這個名字,總以為是美國人寫的法文小說:La quatrième porte,卻沒想到他道道地地是個法國人,在密室推理的領域裡更是一個響叮噹的大人物,無奈台灣的繁體小說竟然只有這一本,在我閉門閱讀的世界裡,更是有一種偶然擦身相遇的巧合幸運,否則這麼一擺上書架,不知何年何月得以相見呀!從既晴先生的導讀裡,我津津有味的逐字閱讀中發現,他當年是何等的醉心於「約翰·狄克森·卡爾(John Dickson Carr,1906年11月30日—1977年2月27日)」的密室殺人解謎風格的作品,然而我恐怕是因為太多不成熟的「密室殺人」作品,而在潛意識裡把這類型的故事都歸類在幼稚無聊、虛情假意的腦筋急轉彎,「我的醫生朋友」可能在我慢慢成長的過程裡,飽受了我許多對於推理小說尖酸的惡評、銳利的砍伐或者刻意的遺棄,我想你八成會看我的讀後感,辛苦你了。

 

 

第四扇門

 

可能是前兩天去看了電影「分裂」,所以對多重人格的這類情況著迷得不能自己,在「隨意胡謅的小說」裡,

 

警長的猜測是一種催眠?

還是一種喚醒分裂人格的陰錯陽差?

還是合理化他心中潛藏惡魔,讓它綻裂出血腥魔爪?

Happy Birthday真是一首既歡樂又是詛咒的神曲呀!

 

「很簡單的就可以破解隨意胡謅的小說」裡,教授隨著「比例」這個線索而推測出來的第四扇門,也一改我對密室殺人推理的既定輕蔑印象,清楚簡單合情合理。

 

 


 

當年以人格分裂成為了:「逃脫天王著稱的胡迪尼」的兇手,與在河邊消失的詹姆士,合力完成了這部令人拍案叫絕的「很簡單的就可以破解隨意胡謅的小說」

 

 

第四扇門

 

 

真正精彩的不是所謂的「很簡單的就可以破解隨意胡謅的小說」,在最後教授與著名小說家的你來我往,才是讓人冷汗直流的真相交鋒,這是一場不可能犯罪之外的滿分的意外,起立朝著法國的方向鼓掌吧!吉米是真有其人嗎?這位著名的推理小說作家的點子都是來自於吉米?分裂的人格究竟是幾個呢?「亨利」「胡迪尼」「吉米」「著名推理小說家」?你搞得我頭好亂呀~

 

**話說那個胡迪尼的媽媽應該是一九一六年過世的,不是書中所誤植的一九六一年。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