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使的傷痕

 

西村京太郎的作品一向很難脫離火車時刻表的這個引子,有一位台灣的推理作家說他總是依循著西村京太郎的小說裡所提到的火車時刻班次,去進行他漫無目的隨性的自由旅行,雖然在這本悲情的推理小說裡,火車時刻表所帶出來的陰謀與詭計並沒有非常明顯的來擾亂讀者,但總還是不免穿插著一些南北搭乘火車辦案的橋段,夜間在火車的睡舖裡度過,對我們這個小島國的居民來說,真是一件心曠神怡的嚮往呀!

 

 

天使的傷痕

 

這是我們需要的推理故事,簡單清楚明白,不賣弄文筆,不故弄玄虛,冷硬偵探合情合理的抽絲剝繭,流暢快速的劇情不拖泥帶水的無病呻吟,光憑以上這些不足為奇的優點,一定讓范達因欣慰喜歡這樣的故事。

 

雖然在一九六五年的那個時代,有很多「社會情節」「民心思想」讓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話雖如此,但是還是有一些讓人為之氣結的被愚民思想的描述,讓人看的心情低落了起來。話說回來到了我們這個二0一七年,已經對於許多他人的眼光跟耳語並不是那麼在意了,多如牛毛的勵志書籍不也是大辣辣的擺明著「做自己」「被討厭的勇氣」或者是「不會別人而活」等等的口號與主題嗎?

捫心自問一場:「鄉下草民的輿論殺不死人,只有那種甘願被鄉下白丁人口水淹死的笨蛋,還一邊自許文青上進歸來,一心想改變地方文化而努力不懈的發表進步理念?」這些為了所謂名聲著想的懦夫,不能挺身而出的軟弱,卻以相互贈與的理由製作成華麗包裝,讓代罪羔羊為了這些莫名其妙的情節一一走上斷頭台,男人當成了這樣,真的不如去中國干幾個政算了!

 

 

天使的傷痕

 

這一陣子又是清明時節,窗外自然是應景的細雨紛紛,愚民政策下的傳統百年文化又要展開了。家裡只要還有老人家在,那些清朝留下來的祖墳該給哪一脈又那一輩的冤大頭去清理,是這一個月裡,所有傳統家族裡最重要的討論事項,目的只有一個:「千萬別要我上山!冷死了!又累又髒的!」然而這種內心深處黑色的塗鴉,就像老教父在訓示長子:「千萬不要把心裡的想法說出來!」所以就理直氣壯地推給傳統,振振有詞慷慨激昂怒斥一聲:「如果你不去,村子裡的人會講話!」

 

 

 天使的傷痕

 

我的丈母娘還感慨地說到在這些鄉間小道路旁的茶水攤上,這麼多年來了,這些死了八百年後舌頭還是堅挺無比的三姑、六婆、四爺和七叔們:「他兒子都不去醫院看他!」更多的流言蜚語:「他早就敗光了祖產了,現在很落魄耶!」

 

哎呦~咱們家那個自從老人家仙遊之後,就冒出頭來說話的弗雷多先生,前年(我腳斷掉之前)在掃墓的時候,那種雨紛紛的濕滑山坡上,他那個彷彿使出三八婆大絕招的三八老婆:「矮油~大嫂怕滑倒沒來呀?人家也怕滑倒耶!」無論我到甚麼年紀,或者我將來在哪個地方,我都後悔當下沒有回敬一招面目全非腳:「進出令壽堂的!你不會不要來喔?貴姓呀八婆?」

 

 

天使的傷痕

這就是耳語,坐以待斃?或者置之不理?取捨雖然很難,但是結果卻顯然有著天與壤之別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