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基米德借刀殺人

 

死有輕於鴻毛大概就是這個故事的總結吧!有個主辦水果週刊的黎胖子說過一句我還滿能理解認同的話:「有了義氣,就沒有了道理!」

 

然而在這個青黃不接年少歲月的你、我、他,又有誰能躲過多少這種磨練的痛苦?過盛的體力搭配單純的人生歷練,造就了無知熱情所招來的烈火傷痕,往往是世故與沈默穩重(負面解讀是所謂的有心機)的養成過程,那不可或缺的一個重要養分,像是沒有經過淬煉就無法成鋼的破銅爛鐵似的。

 

說到這個主角單純想為姊姊抱不平而返回家中要給對方一頓教訓(拳怕少壯的自負心態),竟然只是揍對方幾拳,對方也能清楚知道施暴者的身份,這又何苦再好幾天前就計畫好這一幕不在場證明呢?這一個部分可能就是小峰元在編造故事的時候,自己也會有一點笑場的敗筆吧?

 

 

阿基米德借刀殺人

 

至於單純而燃燒起來對於正義的熱情,我在年少稚嫩的那一段日子裡時,又豈能少的了這一種輕狂的天真呢?

 

當妹妹暴跳如雷地咆哮:「誰偷偷把錄影機的電線拔掉?」讓她昨晚無法在半夜享受四下無人時,觀賞錄影帶的快樂?被興師問罪的媽媽顧不得道義或者慌張底下,二話不說很自然地就把手指頭指著我,外加多隆出賣韋小寶的嘴臉:「是你哥哥拔的!」

 

 

 

 

阿基米德借刀殺人

 

大學的那個時候,省吃儉用的存了五萬多塊買了一台筆電送給要前往洋墨水池去浸泡的妹妹,哪知道換來一句:「這台電腦爛死了,跑得好慢喔!」而當時從樓上傳下來的抱怨聲不只這一句,連帶的是沈重的腳步與憤怒的唾罵:「你竟然在網路上賣色情光碟賺錢,我怎麼會有你這樣的兒子呀!」我存錢的來源,就這麼輕易的被受禮的妹妹給出賣了!

 

 

 

 

阿基米德借刀殺人

 

沒想到因為教訓不果而誤殺了姊姊的情人,讓姊姊一心尋死的故佈密室來死個透底,這種無知的熱情與天真的正義感,惹來這一個所謂的阿基米德借刀殺人事件。總結來說,單純無知的熱情總是惹來一連串沒有必要慌亂的事件,死有輕於鴻毛大約就是這個道理吧!

 

 

 

 


 

過於牽強的動機與行為,太過熱情辦案的警員,還有那種浪漫友情的相互支援所造成的千錯萬誤,實在是一場迷亂卻不甚精彩的荒唐故事,一個「誰知寸草心」的自我遺憾更是讓人看的心寒與失落。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