殺人生產

 

這本集合了四部短篇故事合而為一,以「殺人生產」這個故事為書名,其中不難想像這個故事確實在四篇作品裡,比較能上得了檯面的,況且在去年榮獲日本「芥川賞」的作者的作品(殺人生產並不是在去年得獎的作品,而獲得殊榮的其實是「便利超商人」這個故事。)所以含糊地端上檯面做一個敲鑼打鼓的徹底宣傳。

 

故事原意其實並不差,在第三篇小短篇裡也恰如其分地補足了一些在「殺人生產」裡,那說明不清楚的社會制度被創建與落實的背景原由,但是終究是短篇小說,並且與前兩篇中山七里的排版一樣有著讓人光火的毛病,大字體,大行距,硬是湊成兩百頁的篇幅,現年只有三十七歲的新銳小說作家,可能會被這個作品給奠定一個普通又淺薄的形象,但是台灣只要有尖端出版社在,他還是可以放膽隨意的創作的!這本書是集合了四篇短篇故事:「殺人生產」「三人行」「乾淨的婚姻」「餘命」所組成,向來我除了江戶川亂步的短篇故事感興趣外,這本書可說是沒有看清楚就翻開來閱讀,而篇幅並不多的情況下,那就在等著帶兩隻猴子去打籃球前的悶熱午後給迅速閱讀一番。

 

「殺人生產」:結構應該都是屬於在未來社會制度下所產生的故事,姑且不論合理性的情況下來看,頗是一個滿有創意的想法,政府為了鼓勵人們延續人類的數量而鼓勵生產,獎賞就是可以恣意隨性地殺死自己指定的人,當然再殘殺的過程裡還有很多人性化的處理之類的配套措施,作者在這方面下足了功夫,交代過程的滿意度讓我點頭稱是,然而真正的意涵終究在說明恨意的代價,是不是有這個必要去執行,然而滿足了這一切後,空虛的人生是不是開始儒墨水滴入白娟,不斷地染黑了剩下的人生呢?

 

 


 

 

「三人行」:這個偏重於輕小說的少年變態情緒上的幻想了,我認為這個故事可能在遙遠的未來,當同性、異性戀都無法滿足空虛的時候,雙性在一起下來攪和之後,就成了一碗皆大歡喜的路邊雜碎麵了,看完這個故事只有空虛而已,還不到愛倫坡或者江戶川亂步的綺譚之流。

 

「乾淨的婚姻」:這是一場沒有意義的結合,只是找尋一個相互依賴生活的家人而已,又何必去製造一個不能享有關愛的可憐後代呢?

 

「餘命」:如果在我的句點之前,這個故事裡的科技能夠成真的話,無論我遇到什麼痛苦磨難,我都會一直閱讀京極夏彥六百七十歲又推出的京極堂系列第八百集之類的故事吧!到時候,村上春樹會不會寫一篇:「關於阿根廷的探戈,我想說的其實是…..」。

 

圖書館借來看一看就好了,除非你們想跟我一樣盡可能收藏很多很多的世界上的推理小說吧!

 

 

 

村田沙耶香

 

村田沙耶香(1979年8月14日-)

是日本小說家,沙耶香於千葉縣印西市出生,畢業於日本玉川大學文學系藝術文化專業,在學期間師承芥川獎作家宮原昭夫。2003年,沙耶香憑首部小說《授乳》獲群像新人文學獎優秀獎,2009年以《銀色之歌》奪下野間文藝新人獎,2013年憑《白色街道的那根骨頭的體溫》獲得三島由紀夫新人獎,2016年首次入圍芥川獎即以《便利超商人》獲獎。

 

 

芥川獎

正式名稱為芥川龍之介獎,乃是紀念日本大正時代的文豪芥川龍之介(1892-1927)所設立的文學獎,並由主辦單位文藝春秋頒發給「雅文學(純文學)」新人作家的一個獎項;現今的主辦單位已改為日本文學振興會

 

1935年(昭和10年)由菊池寬在《文藝春秋》4月號(追悼直木三十五號)的連載專欄「話之紙屑桶」中提出以當年2月去世的直木三十五、1927年去世的芥川龍之介的名稱來創立新人獎的構想。從此以後,每年舉行兩次的選拔活動。上半年度(12月1日~5月31日之前公開發表的作品)是在7月中旬進行選拔、8月中旬頒獎,刊載於《文藝春秋》9月號。下半年度(6月1日~11月30日之前公開發表的作品)是在翌年1月中旬進行選拔、同年2月中旬頒獎,在《文藝春秋》3月號刊載。該獎項在二次大戰時1945年一度中斷過,後來在1949年重新開始進行選拔活動。

 

芥川獎的遴選並非採取公開招募的方式,而是根據選拔委員的協議來決定候補及得獎人選。這些選拔委員從報章雜誌上,新人作家或無名作家所發表的純文學短篇作品中,挑選出最優秀的作品予以獎勵,得獎者頒贈一百萬日圓的獎金和懷錶一隻。芥川龍之介獎的評選會在東京築地的老舖料亭新喜樂」1樓舉行,頒獎儀式及得獎者的記者會於1個月在東京會館舉行。現今的評審委員為島田雅彥奧泉光小川洋子川上弘美堀江敏幸高樹信子宮本輝村上龍山田詠美九位。

 

芥川獎是日本文學的最高榮譽之一,其中芥川獎是純文學獎的代表獎項,而直木獎則是大眾文學的代表獎項;芥川獎以鼓勵新人作家為宗旨,直木獎則是給予已出書的大眾文學作家一項榮譽的肯定。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