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

 

 

19791026日樸正熙被部下情報部長金載圭刺殺,由崔圭夏任代總統,韓國出現了壹個短暫的“首爾之春”。但好景不長,實權還是掌握在軍人手中。1124日,140名民主運動人士因要求民主而被逮捕及拷問。1212日,又壹位軍界強人全鬥煥發動了“12·12肅軍政變”,繼續實行獨裁統治。不久,金大中等民主人士發表了《促進民主化國民宣言》,要求全鬥煥下台。19804月中旬,全國爆發了工人及學生示威浪潮,要求民主。5月初全鬥煥政府公布了戒嚴令,宣布在漢城取消壹切政治活動,禁止集會遊行。但民衆示威浪潮隨之更擴大,要求撤銷戒嚴令和全鬥煥下台。515日,約10萬名大學生在漢城集會,向軍政府示威。

 

1980516日光州也有3萬名學生與市民示威。1980517日,全鬥煥宣布《緊急戒嚴令》,進壹步擴大戒嚴範圍至全國,禁止壹切政治活動,關閉大學校園,禁止召開韓國國會,禁止批評國家元首,還拘捕了金大中、金泳三等民主運動領袖和學生。組成戒嚴軍分六路包圍了韓國全羅南道(相當于中國的省)首府光州市,甚至動用飛

機空運軍隊。

 

當日上午10點,在光州民主運動大本營全羅南道國立大學,戒嚴軍與學生發生了第壹次沖突,軍隊打死學生數人、逮捕多人。激動的光州學生和市民奮起抗爭,聚集于全羅南道道廳(相當于我們國家的省政府)前廣場,拉開了“光州518抗爭”序幕。壹句“到道廳去”成了當年最激蕩光州市民的口號。學生與市民以道廳爲中心,到光州火車站、高速巴士總站等地阻攔戒嚴軍進城。軍隊向人群開火。520日晚,20萬人在道廳集會、示威。市民組織了200多輛出租車、公共巴士突破戒嚴軍封鎖線到道廳助威。戒嚴軍切斷了光州與外界的聯系,擔心失控,21日淩晨向示威人群開火,造成54人死亡。21日,多達30萬的老百姓來到道廳,廣場及周圍的錦南街、忠壯路都擠得水泄不通。壹個青年站在戒嚴軍的坦克上,揮舞著國旗,高呼“光州萬歲”,市民圍在壹起高唱國歌,軍隊射殺了這位熱血青年。憤怒的市民成立了“民衆抗爭本部”,進行長達壹周的有組織有系統的對抗活動:

 

 

組織市民軍,與戒嚴軍武裝對抗。他們從警察局和軍隊那裏搶奪了部分武器,與軍隊開展了街壘戰,占領了道廳。市民軍迫使戒嚴軍壹度撤回到郊外。整個抗爭期間,還訓練市民使用槍械。由于有武裝沖突,所以後來也有曆史學家稱作“518暴動”或“518起義”。

 

成立市民收拾對策委員會。與政府當局談判:讓死難者家屬認領抗爭者屍體、戒嚴軍釋放被捕的民衆並撤出道廳及市中心、市民軍交出武器。

 

組織救援、發動募捐、提供後勤保障。爲抗爭人士提供食物及日常補給。醫生、護士全力搶救受傷者,連娼妓都爲傷者獻血。

 

232425日連續三天晚上數萬市民在道廳廣場召開“守護民主市民大會”,決心與軍政府對抗到最後壹刻。

突破軍政府新聞封鎖,向全國說明光州事件真相。政府控制的光州各媒體不僅不客觀報道事件的進展,還歪曲事實。市民縱火焚燒幾家電台和報社,並自己編發了《民主市民會報》,向全國發布光州抗爭消息,如實地揭露戒嚴軍的暴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