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切的金子    

 

就是這麼剛好,在強尼戴普重新演出的「東方快車謀殺案」上映前夕,看到這部與令人討厭的松子的一生有著類似名稱的電影,馬上就抓到我一早起床散漫的目光,更振奮了我無所事事等著下一餐的荒廢心情,然而實際的電影情節,跟可憐的松子並沒有絲毫的相干,反倒是阿加莎那部近百年前的傑作,像是被改編成更貼近真實人性的韓國版,於是糊塗的白羅與所有的受害者一起動手,料理掉這十三年來日夜期望的大餐。

 

吳王勾踐的忍辱負重大概就是如此這般了,在監獄裡過著比臥薪嘗膽更累人生活的金子,一直在電影開始的前半段,嚷著復仇計劃在十三年前入獄的時候就開始了,這何止是令人熱血沸騰的一句話,看來韓國人也拍起追殺比爾的電影了是嗎?

 

前一些時候,老大在國際學校的那個五十多歲的男老師,不僅一開頭就批我的兒子英文爛到不懂的去上廁所,要我找一個能講中文也能講英文的家教來幫忙他,這種陳腔濫調的推委,真的把我當成是吃素的社會新鮮人了!現在回顧兩個月前他那恣意號令家長,捏造許多偏頗的罪行給小孩的嘴臉,相較於現在與家長起了衝突,一整個多星期都不見人影的狼狽,我這像是一個親切的鄉愁,靜靜觀看這個報應不爽的結果。

 

如果事情發生在我的身上,我還得穿上什麼雨衣嗎?我倒希望兇手可以長命百歲,在有生之年,分分秒秒活在恐懼與不安之中,透過音箱聽到我時時刻刻想要怎麼折磨他的心聲,然後活活嚇死才能洩我心頭之恨,不是嗎?

 

非常好看的電影呀!可惜當年那個被綁架的小女生,有鼓勵觀眾前往韓國整形的置入性行銷之嫌,這一點比較讓人反感了點~~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