兇手也在等雪停

 

這個故事的推薦者是大名鼎鼎的林斯諺先生,所以我自然也沒有什麼理由去錯過這場被困在雪地裡出色的懸疑案件,在現今創作題材多元。雖然在推理人才輩出的現在這個時候,這種封閉大雪山莊的推理故事,似乎已經是不再被另眼期待的一種創意,但是在那個二次世界大戰的當耳,可能是讓人驚嘆的一場夢幻作品,而如今,咱們標題以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刺頭發行集團,聳動地為這個故事下了以下的驚天動地介紹詞:

 

版七十年再度各界好售一度超越控制》、《金翅雀(我聽你在放屁)

凶手也在等雪停原出版於一九三七年故事定乍看令人想到克利蒂的方快車謀殺》:各自不同背景的乘客謀殺……於克利蒂的跨洲特快豪華車廂書從一截被暴雪困在英國鄉間的三等車廂高潮不是生在列完全打破原本的期待……(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基於尖端出版社總是以大膽行銷聞名於我推理小說的閱讀經驗裡,所以這一番敲鑼打鼓響徹雲霄的口號,並沒有燃起我想要一虧究竟的野心熱情,但是,竟然還給我提到我心愛的金翅雀》,並且超越這本書的賣座紀錄,這種挑釁到我心目中第一名女作家的標語,在在地逼迫我把時間花在這七十年前的故事上(顯然的,人類唯一從歷史中學到的就是從歷史中學不到經驗。),除此之外與尖端出版社有緊密結合的推理小說家林斯諺的推薦,就讓我按下結帳鈕,急忙翻閱了起來。

 

然而慘痛的教訓,一再地提醒著我們對於時間寶貴一種千金難買的痛苦,時間一去不復返,勸君莫惜金縷衣呀!

 

這個老套的故事,把一群被暴雪困住旅程的乘客描寫成古道熱腸,披上福爾摩斯的風衣,叼起煙斗給認真辦案了起來,事不關己的一起謀殺案件,以及集千百個假設於一身的老心理學家不斷地賣弄靈異與心理學層面的話術來循循善誘,善誘兇手不戰而降,善誘意見相左的一群人能夠團結合作,話說回來,真的讓我覺得

 

這個平白無故的熱情,

而且每假設必中精準無疑的命中率,

一個皇家心理學老人

以及幾個缺乏愛情的年輕男女,

 

 

兇手也在等雪停

 

在寸步難行的大雪堆裡,替這個山谷屋的主人解開二十年前父親的謀殺案?未免牽強與刻意地要安排一場風馬牛不相干的故事,至於感應鐵鎚,感應床鋪,感應那張令人痛苦的椅子,這些衝篇幅的部分,都還不如官方說法的那兩個警官的對話來的精彩可愛了。

 

翻譯刻意的要口語化,卻把當時的文學風采給糟蹋得一文不值。

無端端的積極破案,那個皇家心理學者出發點才是故事最懸疑的地方吧?

誇張的靈異表現來解釋與安慰受害者繼承人,並且寬容共犯的做法,把其他觀禮的人全當成了白癡了。

 

 

兇手也在等雪停

 

不精彩而且不好看的推理故事,當年咬文嚼字的比喻法,在現代的對話語法來看的話,真是讓人覺得有夠煩躁,囉哩八嗦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