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火

 

其實只要稍微有點用心,要把全套遠景或者皇冠的倪匡科幻小說收藏齊全,絕對不是一件要登天般的難事,自然是因為倪匡本身作品的量販化,寫作速度之快全然是憑藉著天馬行空的想像力,而且不像京極夏彥的作品需要深度的資訊考究就可以完成,時代閱讀市場的需求遠遠大於供給,所以動不動一個簡單的故事,就可以是一本長篇小說,至於內容的幼稚難堪(或者說可愛天真)與知識貧乏(或者說已經盡可能地收集資料但礙於資訊不流通),卻是現在回頭閱讀後,唯一能緊緊得到的唯一心得,

 

一則以喜的是良幣驅逐劣幣的自然法則,

一則以憂的是這個簡單的年代已經不復存在了,

 

當年天真惡魔黨的野心事業,現在頂多只能算是個在巴西常常失風被逮的扒手集團罷了。

 

 

 

妖火

 

這是說明一個野心集團想要統治全世界,而綁架了一個富翁的天才生物學家兒子,而這位富翁在意外的巧遇之下,與衛斯理有一個非正式的遇見,進而委託衛斯理幫忙尋子的一個冗長的故事。過程裡多半的篇幅充斥著衛斯理驚人的武學內涵(但是就天龍八部金庸的作品來賞析衛斯理的武術,應該只是鄉野間一個體操高手並且力大如牛而已,點穴應該只是麻筋被觸碰到的關係罷了。)野心集團令人噴飯過時的科技武器(光是大銀幕與未知的傳導波來接收訊號,但是美中不足的竟然是畫面只有黑白色系)還有國際刑警那種通行無阻可以在五洋四海裡來去自如的本領,實在讓人看的哈欠連連,再加上香港人在民國五十多年的用語,我是否也要像衛斯理一樣地對讀者說明:「因為我本身是個有深厚中文閱讀能力的人,所以這些地方用語對我來講真是小菜一碟!」(每當衛斯理在暗自炫耀武學深厚又不肯透露師承何人何派時,我都回敬頗具誠意的白眼。)

 

 

 

 

妖火

 

比起雷鈞在見鬼的愛情裡所提到真箘恐怖的地方,人心本來就壞到無限多元的境界了,更何況再加上雙重人格的多次方攪局,才是真正名副其實的「見鬼的愛情」。

 

 

 

 


 

本來對於原振俠與衛斯理的傳奇故事充滿嚮往的我們這一代人,因為回頭追尋擦身而過的以為的美好,揭發了這個簡單的真相,也或許是因為這樣的緣故,所以在收藏倪匡完整作品的過程裡,只是花了點時間與少量的金錢(每本竟然只要三十塊台幣左右就可以購得),以及對著還沒閱讀過的一兩百本倪匡小說,眼神已死的對著書櫃嘆息,像是張小龍的真箘每2.37秒繁殖一次地啃食我的肉體一般。

 

 

 

  

妖火

 

 

真菌,又稱菌物界,是真核生物中的一大類群,包含酵母黴菌之類的微生物,及最為人熟知的菇類。真菌自成一,與植物動物原生生物相區別。真菌和其他三種生物最大不同之處在於,真菌的細胞有含幾丁質為主要成分的細胞壁,而植物的細胞壁主要是由纖維素組成。卵菌黏菌水黴菌等在構造上和真菌相似,但都不屬於真菌,而是屬於原生生物。研究真菌的學科稱為真菌學,通常被視為植物學的一個分支。但事實顯示,真菌和動物之間的關係要比和植物之間更加親近。

 

雖然真菌遍及全世界,但大部分的真菌不顯眼,因為它們體積小,而且它們會生活在土壤內、腐質上、以及與植物、動物或其他真菌共生。部分菇類及黴菌可能會在結成孢子時變得較顯眼。真菌在有機物質的分解中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對養分的循環及交換有著基礎的作用。真菌從很久以前便被當做直接的食物來源(如菇類及松露)、麵包的膨鬆劑發酵各種食品(如葡萄酒啤酒醬油)。1940年代後,真菌亦被用來製造抗生素,而現在,許多的酵素是由真菌所製造的,並運用在工業上。真菌亦被當做生物農藥,用來抑制雜草、植物疾病及害蟲。真菌中的許多物種會產生有生物活性的物質,稱為黴菌毒素(如生物鹼聚酮),對包括人類在內的動物有毒。一些物種的孢子含有精神藥物的成份,被用在娛樂及古代的宗教儀式上。真菌可以分解人造的物質及建物,並使人類及其他動物致病。因真菌病(如稻熱病)或食物腐敗引起的作物損失會對人類食物供給和區域經濟產生很大的影響。

 

真菌各門的物種之間不論是在生態、生物生命周期、及形態(從單細胞水生的壺菌到巨大的菇類)都有很巨大的差別。人類對真菌各門真正的生物多樣性了解得很少,預估約有150萬-500萬個物種,其中被正式分類的則只有約5%。自從18、19世紀,卡爾·林奈克里斯蒂安·亨德里克·珀森伊利阿斯·馬格努斯·弗里斯等人在分類學上有了開創性的研究成果之後,真菌便已依其形態(如孢子顏色或微觀構造等特徵)或依生理學給予分類。在分子遺傳學上的進展開啟了將DNA測序加入分類學的道路,這有時會挑戰傳統依形態及其他特徵分類的類群。最近十幾年來在系統發生學上的研究已幫助真菌界重新分類,共分為一個亞界、七個、及十個亞門。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