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叫

 

剛到了地球的另一端,時差與生活習慣的差異比起兩隻野猴子的懶惰學習態度,真是一場不痛不養的潑水戰爭,相較起野猴子們那種不願學習與自我放逐所給我的傷痛,才是一場血肉模糊的蠻橫鞭刑。本來家務事就不需要在這裡撥開傷口取暖,但是這一類社會寫實題材的故事,還是很難讓我們這一個年紀的人,不得不捫心自問我們究竟是否把孩子養成了陽子、藤子或者更恐怖的健太呀!

 

說到底葉真中顯已經步入了中年初期的階段,創作的內容自然也不會再把隔靴搔癢的青春校園推理給極緻化表現,所以自從第一本「失控的照護」以出色的表現讓我眼睛為之一亮之後,事隔三年這一本「絕叫」的慘絕人寰讓我毫無失望之情地嘶啞著喉嚨,在二樓的午睡休息沙發上,對著好不容易求上進的兩隻野猴子大吼著:「哇噻!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小說!」除此之外,更恨不得能大聲吶喊到讓所有喜歡推理故事的朋友,都可以花上兩天的時間親眼目睹這一場,

 

  • *風格凌駕在傳統敘事風格之上。
  • *多視角的敘事結構,像是「報案者:0」那種別出心裁的立體結構,只是自白與旁白的結合卻讓人無奈的只能選擇棄案一途。
  • *淒慘故事裡的主角因為現實生活的殘酷,在死意堅決的瞬間竟然變成了「真梨幸子」筆下殺人鬼藤子,甚至吸收了各方意見後,變成了一個足智多謀的女魔頭。

 

的一場讓人目眩神迷的完美犯罪指引。

 

 

絕叫

 

然而若非自白的部分讓讀者了解真實的發生,恐怕大家只會把這個悲傷的故事嫁禍給現實世界的冷漠無情,就像法院草草了事地結案了之後,所有警察也因為各有各的忙碌而讓所有的巧合,隨著無奈與各種忙碌而漸漸刻意地淡忘了。

 

 

 

 

 


 

這本小說主打著第二人稱的角色來說故事,如果不是真的去翻看這本奇特風格的故事,恐怕還是很難理解何謂:「第二人稱敘事法」,書的封面也有一句很妙的疑問句:「究竟故事裡在說明整件事來龍去脈的,究竟是何人?」

 

最後那三頁,我也著時反覆的看了很多次,她留下了這些自白書,究竟是要用來脫罪還是一種自我催眠的安慰呢?

 

 


 

話說到頭來,這個世界,黑真的是黑?白又真的是白嗎?猶如殺人鬼藤子的衝動與真實融合成為一本的故事,讓你憂鬱之餘,並且被潑灑了一整臉的點濃郁的悲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