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誕節的四人

 

經歷了無釐頭倪匡天馬行空的胡謅迫害訓練,在接受過西澤保彥科幻推理的淬煉,這個屬於科幻類型的故事已經傷害不了我了,而時空這種各說各話的多元假說題材,也就不會那麼燒腦到令人想要跳著看,況且除了少部分讓我想不通的地方之外,整個故事其實沒有什麼錯誤可言。

 

最後那一段描寫到「未來」與「過去」之間失之交臂的錯過,確實也溫馨融化了三十年來無止盡的噩夢糾纏,但,那只是一個平行時空裡的另一個劇情,當年殺死那個不知為何回到過去的人的四個人,依然還是難以擺脫犯罪的心理痛苦吧!

 

 

 


 

話說這個故事的起因是四個不學好的學生,在瘋狂玩樂的夜晚後偷開爸爸的車,繼續那個消耗青春歲月沒有意義的夜遊活動。在嬉鬧的高潮之時,迎面而來的不是那即將荒唐的未知歲月,取而代之的是轟然巨響的交通意外,一個中年大叔就這麼成為了輪下冤魂,而四個人也在掙扎與反覆討論後決定毀屍滅跡,然而從此之後的每十年都定期聚會的他們,還是不免聊起這一個不能說的秘密,這種與往事重逢的感受即便歷歷在目般的真實,也比不上矗立在他們面前,那活生生與他們對話卻又說得不明不白的死者。

 

 

 

耶誕節的四人

 

這個故事利用了其中四個人的膠相討論對話來反駁所有得主們的臆測,像是

 

雙胞胎復仇啦!

子報復仇的出現要他們自首啦!

或者是什麼各式各樣的推理解釋等等的啦~

 

題材偏向了科幻來做一個總結,平行時空的運用也說得清楚明白,並不會像倪匡總是在掰不下去的時候,出來一個心理的聲音(這個不便說明),或者向名嘴張友驊堅稱全世界只有他知道之類的混水摸魚來解釋,更推翻了所謂時光機回到過去取代自己的那種傳統說法,說到這裡不免想到前些時間看的一齣從法文小說改編的韓國電影「你會在那裡嗎?」,這種可以追尋過去的題材,總是讓人既惆悵萬分,卻又因為嚮往未知科技而躍躍欲試的興奮不已吧?

 

 

 

耶誕節的四人

 

到頭來還是忘了提到,最初回到田野道路上那個一個人,他確實只是在試驗那台tippler而已嗎?在屬於那個一層的時空裡,這確實已經發生也不容更改吧?而最後更改的那一層平行時空,四個人卻也可能因為得意忘形闖下更多難以想像的大錯,不像故事的主層面裡的,那樣安穩卻戰戰兢兢地過著日子吧?

 

 

 

耶誕節的四人

 

是個到後來需要仔細閱讀一下的新平行時空觀念的小說,喜歡這個題材的讀者比較容易投入吧!我是認真到認為還有許多的疑問,而且我堅信日本人一定是世界上第一個把時光機發明出來的民族,然而真實生活的社會本格還是我偏愛的推理風格呀~~(本人死板沒話說)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