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

 

我不斷來回在這些年的閱讀經驗資料庫與這本書的故事之間,為了是要解答自己對於每一頁的故事,說故事的人所要表達的意思究竟是什麼?既然在介紹文裡有著不可一世頭銜的作者,自然不會有太多幼稚無聊的篇幅吧?但是萬萬沒想到吧?光是一堆現實生活上觸手可及的電訊產品(相機,手機,鏡頭,電腦軟體,這麼恰巧地本人就是使用他所說的兩款單眼相機)的使用說明與型號交代,就寫了半本了已經,難道真如哲學家所說的:「使用說明書才是真正的現代文學」,所以借力使力地讓這個空洞的故事,有了厚實的賣價?

 

另外所有標榜到令人瞠目結舌的變態行為,根本無視於「鋼琴教師」「索多瑪的一百二十天」「沈默羔羊」的偉大存在,或者跟日本「問題小說」的作者們完全無法相提並論,那種小兒科的變態嗜殺,讓人哈欠連連並且火冒三丈,我並非因為熱衷於變態煽情的情慾小說,卻因為得不到該有的刺激或者可以享受到創意而放棄,真正的原因就是無聊到不痛不養,所謂前衛導演的能耐竟是隨著年紀而遞減,加上文筆賣弄咬文,翻譯功力也嫌生澀駑鈍,完全感受不到賣方誠意與出版意義的一本書呀!

 

那種現實生活上挫折與被誤解的煩躁,讓這些往返的過程變得那麼令人難耐,這是一本多無聊的故事呀?好吧!就是一對法國哲學夫妻(國寶級)的變態性愛相處模式,以至於最後扯上金正日、金正恩,這也是西方總是以怪異變態以及神秘的既定印象來解讀東方,所以這個故事已經像阿甘正傳小說版一樣的越扯越遠了(我記得什麼猴子打乒乓球的好像),就算天馬行空也要能夠引人共鳴,哪怕是不可思議,也不能比「人型蜈蚣」還要沒有樂趣吧(人家都可以拍到第三集了已經)

 

 

 


 

「吃了」,看到我都「傻了」只剩下最後的六十頁,我氣急敗壞的把它放回書架的最上端了(不拿鋁梯就不會再接觸到的)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