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社姬之森

 

「台灣角川」這個出版社在漫畫與輕小說的領域算是雄霸一方的狂野梟雄,只要略有一點名氣的漫畫或者是我不熱衷的卻有著極高知名度的輕小說,大多都可以窺見「台灣角川」四個明顯的字聳立在書側邊的正下方,雖然如此,看來似乎是個值得信賴的出版社,但這一切卻不因此成為我之所以,會連看三本台灣角川發行的所謂「薔薇十字叢書」系列的理由。

 

畢竟因為經過了上兩本的閱讀經驗後(棧敷童子之誕天邪鬼之輩),總算體會出「輕小說」對我而言的那一種反吸引力,更有甚之的是閱讀完後的一種惆悵落寞,時光一逝永不回的失落之後,悶氣滿胸地告誡自己:「別再看這種輕小說之類的東西了」。

 

然而這一次,看在三百多頁的厚度以及林哲逸作為譯者的大前提底下,決定再給這個系列一個完整的機會(其實我談什麼給什麼作品機會?),於是在上個星期就攤開來閱讀。好巧不巧是在陪小孩子看完無敵難看的「正宗哥吉拉」之後,緊接著開場的又是中禪寺與關口兩家共四口,在昭和二十九年(也就是民國四十四年時),一同觀賞當年強檔怪獸電影「哥吉拉」之後的散場對話,這種不約而同巧合,好像我跟他一起要展開冒險的序幕似的。

 

緊接著開始的內容,經由作者寫作的技巧被表達的非常刻意故弄玄虛,可想而知的答案解釋「就是一個迷戀殺人兇手而精神分裂的作家」,模仿「魍魎之匣」故事裡的「久保竣公」的文體跟筆跡來發行小說,除此之外意有所指地想透露出故事裡那些殺人情節的真兇就是作者本身。經由相關單位調查的展開過程,直接或者間接地讓「姑獲鳥之夏」到「絡新婦之理」出現的大小角色,一一登臺亮相,如果不是在之前認真重讀一次「姑獲鳥之夏」故事的始末,否則一頭霧水的人物角色絕對讓你在摔書之後更大方地捐給圖書館,毫不惋惜這些昂貴的書錢。

 

 

 

神社姬之森

 

在劇情架構上,如果跳脫出刻意植入冗長複雜的妖怪理論,大可輕易說是一場完美的輕小說也無妨,但就算是如此,如果你不是從「姑獲鳥之夏」一路讀到「絡新婦之理」的讀者們,若是認真值得於每一位登場演員的來龍去脈,那無疑是一場自尋煩惱的閱讀經驗,畢竟我還卡在鐵鼠之檻的20%左右,如果不是「博士」那一抹冷笑,激起我再讀一次「姑獲鳥之夏」的熱情,那恐怕我呀!連久遠寺這個響噹噹的名稱都忘得一乾二凈了,更不用談在「哥吉拉」散場對談後,那荒誕不羈的恐怖故事了。

 

我一直以為這位作家春日御影」是一個想要挑戰「京極夏彥」的冒失鬼,因為故事裡充滿了賣弄妖怪知識與刻意填充許多讓人眼花撩亂卻華而不實的資訊,因為中間那種讓人「跳著看」的「意亂神迷」錯拍的節奏感,幾乎在每個小節裡層出不窮,直到最後二十頁左右,終於要揭露謎底的時候,我想多數的人都會跟我一樣搥胸頓足吧!這麼簡單的答案,我們竟然迷惑在那場目眩神迷的妖怪煙火秀,被濃煙給迷惑了正確的道路,我一直回去想知道久遠寺那位當年的小兒科醫生,究竟生死未卜地流落何方呀…….

 

 

 

 

神社姬之森

 

如果不是像我那麼認真要了解妖怪傳說的始末,並且已經熟讀過「姑獲鳥之夏」「魍魎之匣」的朋友,倒是可以花一點時間看看所謂「京極夏彥」認可出版的這一段偏章,雖然被玩得團團轉,卻也有一定比例的樂趣跟知性,至於作者在京極夏彥面前耍大刀所造成我偏見上的不良感受,在故事結束後的後記裡,有他對京極夏彥致意的句子,並且此書也構思了十年(我覺得這個比較扯一點),也算比較安慰我感受到不敬的一種討厭感覺吧!

 

另外,雪繪與千鶴子八成可以在下一本外傳裡,被寫成一組很有權威的影評家了,從哥吉拉電影開始,就不斷地演出:「兩個女人一起去看電影」,真是太享受了!

 

 

 

我一直自詡是「京極夏彥」的書迷,說來慚愧的事情卻比他的作品還多,拿一個最具體的例證來說明就是,我讀這些不倫不類的「外傳」多過於「中禪寺秋彥」正傳的數量,而且因為最近精細重讀過第一本作品後,才更深刻地讚嘆「京極夏彥」這位作家的功力與能耐,之前懵懵懂懂的囫圇吞棗後,以為自己對他的作品有深刻的見解,萬萬沒想到經過幾年之後,發現與其他讀者的見解是完全反方向,因此,為了一解自我的困惑,擇日重拾起這本厚重的處女作品,也因為這樣,才能知道我「錯過的」以及我現在「可以得到的」,竟然有著不相上下的數量,汗顏到不得不寫下自我解嘲的心得來公諸於世。

文章標籤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