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頭記

  

這個「換頭記」,顧名思義已經昭然若揭的把這一場冒險的主要劇情,幾盡滿分又無懈可擊的做了一個完整的敘述。這是倪匡在民國五十六年的作品,當時還在收拾戰亂爛攤子的亞洲各國,誰能想像當時的民間創意幻想,幾年過後,在這個二十一世紀的開始幾年內,就已經有俄國的瘋狂科學家要進行人體實驗了。

 

衛斯理一如常態的有著十分巧合的際遇,連打個高爾夫球都會遇到知名的生物科學家,緊接著發生一連串被追殺,被威脅,被利誘,或者被強迫地進行著他表面上不肯妥協的冒險,骨子裡卻老是把義氣友情當成藉口來完成故事的進行,讓人明顯感受到他那種「堅毅的正義感」「高強的武術底子」變成了倪匡每次讓他上場,他就非得極端賣弄一場不可的討厭感。

 

 

 

換頭記

 

好啦!看倪匡的科幻小說卻討厭「衛斯理」的角色設定,這是一種很說不過去的矛盾表現,那我們就直白一點的來說明這個故事究竟是如何的老調重談唄~

 

顯然的衛斯理身邊總會出現「這個世界上最恐怖的獨裁份子」,要不然就是「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降頭巫術」,否則一定會有一個「這個世界上最神秘的醫療技術」,以及他那一身媲美如來神掌的絕世武功,除此之外的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能說上幾十種語言的基本求生本能更是眾所皆知,在這樣的一個如此英雄本色的主角為基礎下,這次的故事是「正義國」「惡魔黨」的一場爭奪戰,而爭奪的這位醫學權威是個有傲人手術功力,可以將生物置換頭顱本領五十歲左右的北歐生物學家。

 

期間的爭奪場面,不免讓人聯想到在我國中時崇拜「快餐車」「A計畫」「龍兄虎弟」中,成龍在千軍萬馬中連滾帶爬,嬉皮笑臉的耍弄武功於股掌之間的那一種紛擾,一次兩次就算了,但是,該有的科幻情節卻被「鐵砂掌」與「他派武術間」較量的畫面給取代了,這次沒有外星人,也沒有不可思議的恐怖鬼怪登場,就調皮的衛斯理在其中穿針引線的白忙一場,

 

惡魔黨的「主席」還是換了一個新的身體,繼續對這個世界發動恐怖攻擊,

捐贈身體的「自願者」也如願地等到另一個完整身體移植,

 

得以順利生活下去。

 

 

 

 

換頭記

 

所以之所以奔忙辛苦又憂國憂民的衛斯理,從頭到尾不眠不休地敲鑼打鼓吸引讀者的注意,卻也沒有因為功虧一簣而惋惜,還以那種不可思議的平常心看待世界走向黑暗,有違他那魔人般的正義感該有的所作所為呀!反正倪匡嘛~情緒連不連戲,如何的虎頭蛇尾又有什麼關係呢?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