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蝴蝶之謎

 

我盯著書櫃上目不暇給的大量推理小說,順手一拿之後便囫圇吞棗的打開就讀,正當我享受著懸疑與不可能犯罪被一一拆解,那種帶來愉快的恍然大悟的同時,突然間,那「火村英生」憑空想像的推理結果,竟然成為了真相過程裡按部就班的解說,至於行兇的動機與目的則竟然是警方的任務,嫌犯還在矢口否認,警方還沒有進行逮捕與審問,故事就這樣畫上句點了,這一點讓我覺得不是那麼舒服啦!

 

 

 

第一個故事・巴西蝴蝶之謎

 

一九九六年發表的短篇故事,火村英生與有栖川有栖受到警方的請託,前往在巴西蝴蝶標本被釘滿在天花板下,準備解開那具備鈍器砸死的屍體之謎。

 

話說這篇故事如果能夠延伸成為長篇故事,那可真的可以說是精彩萬分呀!相對的,只有短短一段草率的故事,好像只有開胃菜的宴席,匆忙地播送晚安曲趕客人似的。

如果延伸的方向可以像是那封哥哥寫給弟弟的信一但被公開後,才知道兇手動機為何,或者是與世隔絕二十年後的弟弟在回到本島之後,那種能言善道精明無比的頭腦,讓人望之生畏的膽識與魄力底下,身體也不如預期的佝僂著,讓人隱約感覺到他才是大名鼎鼎地下錢莊的董事長?

 

很可惜的是,沒有犯罪動機的詳細解說,牽強複雜的殺人手法,草率瀟灑地結束故事,讓人不禁嘆息一個本來可以很好發揮的故事,就這樣成為了遺憾!

 

巴西蝴蝶之謎

  

 

 

第二個故事・妄想日記

 

這一篇說的是一個自焚者的故事,既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卻也是一個不知道為了什麼要隱瞞誤殺事件的執著,弄直到錯手之後,還得焚屍滅跡故作哀悼死者自殘的虛假行為。讓人難以理解的巧合是那場意外車禍,死了自己的兒子,卻也傷及了那個老人致死?所以悲傷與畏罪纏身的複雜情緒,導致了在日記裡要一一俯首認罪?

 

岳父母為了惋惜孫子與女兒?所以連同保護這個已經發瘋的女婿?所以一直隱瞞這個曾經犯罪的事實?所以一直讓他深居簡出,甚至佯裝精神疾病來避免東窗事發?直到爭執的終於發生,錯手推倒女婿墜樓,只好焚屍滅跡?

 

說真的,我看得有一點一頭霧水了,不過大致上是這樣的故事結構。至於裡頭提到的日本著名怪談「無耳芳一」,大至故事如下:

 

芳一是住在阿彌陀寺的盲眼琵琶法師。特別是彈奏平家物語壇之浦之段,被稱為「鬼神也流涙」的名手。某夜,和尚外出之時,芳一受到一個武士的邀請,去為一位「高貴的人」的屋敷彈奏琵琶。芳一的演奏受到極大的反響,因此武士邀請芳一前來演奏七晩。

和尚對盲眼的芳一每夜外出感到可疑,便讓寺院的雜役尾隨芳一。雜役發現芳一一個人在平家一門的墓地中,在安德天皇的墓前演奏,身邊包圍無數的鬼火。和尚將實情告知芳一,為了避免芳一發生危險,就和小僧合作,在芳一全身寫下般若心經,並且囑咐芳一在武士來邀請的時候不要應答。當夜,武士(平家的怨靈)來到寺裡,卻看不到芳一,也無人應答,只看到一對耳朵,就把耳朵取走回去交差。事後和尚才發現寫經之際,忘了在芳一的耳朵也寫上經文,所以武士(怨靈)只看到一對耳朵,日後人們就以「無耳芳一」稱之。芳一也因此聲名大噪,過著衣食無虞的生活。

 

妄想日記

 

 

 

第三個故事・是她?還是他?

 

這個故事夾雜了「情殺」與「財殺」的複雜恩怨,這些都不難理解在失控之中迷失真正需求的人,會幹出什麼難堪的蠢事,但是故事的奇想不落俗套,表達的方式也用自問自答的方式來說明答案,非常有特色的一段故事,至於,那種複雜又巧妙的合作,不在場證明的巧心安排,又怎是一個大學教授能夠一眼看穿的呢?而且為了殺死一個人,用了這麼多的心機,實在很不划算不是嗎?難道「伊坂幸太郎」在「蚱蜢」裡的推手概念不敷使用嗎?

 

況且,說到鬍子在二十三歲的當下可以一夜冒出鬍渣,或許是日本人多數的男性特徵吧?身為男性的我,也不覺得這個理由是可以用來分辨真實身份的一個證據,現在多的是那種細皮嫩肉的成年男子呀!何況是劇中被害者本身就是一個,你懂的!

 

是她?還是他?

 

 

 

第四個故事・鑰匙

 

簡單情殺案件,其實破案的過程被「火村英生」給簡單帶過了,短篇就是這樣可以說輕巧精妙,已可以是把故事概念簡單說明就湊成了一篇篇小故事,找個六篇集合成一本,成為了一個寫作的里程碑。

 

問世間情為何物,直教人生死試探。

 

然而盲點的搜身二字,究竟帶給茉莉什麼樣的震驚?因為身上那上了鎖的城門會淪為笑柄嗎?至於以機會來試探另一半的兇手,自己又到底安了什麼樣的居心來滿足一個大男人的心態呢?

 

其實這並不是一個精彩的故事,也低估了警方的辦案能力,動不動就把「臨床犯罪學家」給端上舞台,畢竟這是一個簡單到令人打哈欠的犯罪其實,另外一個不解的是?這個「火村英生」把這個所謂留做紀念的「鑰匙」到底是什麼居心??

 

 

鑰匙

 

 

 

第五個故事・食人瀑布

 

一失足成千古恨,一調皮成失足恨,沒想到一個調皮的玩笑,竟然這樣草率地結束了一個大好前途的生命。而經過不屈不撓的假設與實驗的探討,大致上扯上法網恢恢的一種因果論,終於讓犯人點頭承認罪行,當然啦!這個稀奇古怪的破案方法,除了天才絕頂的「火村英生」究竟又有什麼人會對這個案子這麼有心呢?

 

這是老套的雪地腳印,以及死前遺書所製造出來的線索,但是冗長的故事篇幅確實讓人感到不耐,究竟是否有所謂的勒索與錄音等等的資料,也成為了「公堂之上假設一下」的白羅偵破東方快車謀殺案的一步險棋了。

 

可惜這麼長的篇幅與地圖的解說,並沒有太多吸引人身入其境的吸引力。

 

食人瀑布

 

 

 

 

最後一個故事。蝴蝶飛舞

 

話說一個偶然的巧遇,得知一個三十五年前陌生人的記憶裡,一場光怪陸離不可思議的密室消失事件,有栖川有栖看似變成了故事的主角,發現了這一場難以解釋的怪案,因爲結合了時事的政治因素,再搭配上猶如村上春樹令人心醉神迷的爵士樂咖啡店等等的元素,讓我本來已經想草草了事地看完這最後一個故事的心情,從谷底硬是卯足了勁地衝上山頂。

 

有魅力的短篇故事,這個壓軸的結尾真是當之無愧,一改我對「臨床犯罪學家」已經趨向反感的看法,這個簡單的消失動機,不難想像就是時代悲劇裡一定不可或缺的一個橋段:「私奔」,但是竟然又是從密室裡突然消失,這埋藏了三十五年來的謎團令人好奇的一頁翻過一頁地尋找答案。

 

然而如果連「火村英生」都不能談笑風生的把答案熱騰騰地端出來,那這本書也很難被我心平氣和地給闔上了。

 

The 1960 Valdivia earthquake (Spanish: Terremoto de Valdivia) or Great Chilean earthquake (Gran terremoto de Chile) of 22 May is the most powerful earthquake ever recorded. Various studies have placed it at 9.4–9.6 on the moment magnitude scale. It occurred in the afternoon (19:11 GMT, 15:11 local time), and lasted approximately 10 minutes. The resulting tsunami affected southern Chile, Hawaii, Japan, the Philippines, eastern New Zealand, southeast Australia and the Aleutian Islands.

 

The epicenter of this megathrust earthquake was near Lumaco , approximately 570 kilometres (350 mi) south of Santiago, with Valdivia being the most affected city. The tremor caused localised tsunamis that severely battered the Chilean coast, with waves up to 25 metres (82 ft). The main tsunami raced across the Pacific Ocean and devastated Hilo, Hawaii. Waves as high as 10.7 metres (35 ft) were recorded 10,000 kilometres (6,200 mi) from the epicenter, and as far away as Japan and the Philippines.

 

The death toll and monetary losses arising from this widespread disaster are not certain.Various estimates of the total number of fatalities from the earthquake and tsunamis have been published, ranging between 1,000 and 6,000 killed. Different sources have estimated the monetary cost ranged from US$400 million to 800 million(or $3.24 billion to $6.48 billion today, adjusted for inflation).

 

連這個都可以查得出來,一個偵探能夠這麼成功,後勤單位的實力才是讓他可以攻城掠地的最佳動力了!

 

蝴蝶飛舞

 

 

  

*私心對話*

 

還是受不了短篇小說集的聯合轟炸,一個剛起步又草草結束的故事,然後緊接著下一頁又是個全新的開始,突然讓我下定決心在半年內不在管「火村英生」還要耍什麼帥了!但是最後的蝴蝶飛舞竟然可以利用真實恐怖地震的真實事件,來解釋私奔的男女是如何陰錯陽差地製造令人不解的密室逃脫,非常令人喜出望外的一個作品呀!

 

半年內,我還要再看看這位「有栖川有栖」被「宮部美幸」公開示愛的作品,鼎鼎有名的「瑞典館之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