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狗面具

 

你說,天黑以後要來?我等到月上東山?  月眉彎彎,清淚,兩行,也彎彎。我自作聰明地朝著一件淒風苦雨愛情故事後的情殺事件鑽,萬萬沒想到這等黑寡婦的陰謀竟然是如此這般。雖然是看土屋隆夫說著平凡人的往來,卻有別於一般狗血灑滿天的痛快,確實,這是一齣讓人眼睛一亮的現實推理,儘管其中的笨手笨腳警官們,來回奔忙破不了案著實讓人著急。除了這個沒有破案的特殊劇情之外,寫這個故事的那隻筆,好像是往你的胳肢窩去搔弄似的,你不免得捧腹笑場呀!!

 

或許是我的閱讀資歷太低了,在大量閱讀推理小說的高人眼裡,這或許是個微不足道的老生常談,然而,我竟然毫不猶豫地崇拜起這裡頭那位跟派出所長「好久不見」的「白上矢太郎」,他提出來的所謂

 

「心理性詭計」

「機械性詭計」

「誤判性詭計」

「其他性詭計」

 

的及犯罪型態於四點歸納,這琳瑯滿目精彩萬分的總整理,真的令人(推理迷)心曠神怡地目不轉睛地盯著看,我更是小心翼翼的怕忽略了任何一分精彩的說明,因爲這裡的每一個字都值得去仔細玩味呀!除此之外,掌聲所到之處還包括了土屋隆夫在故事中,那種得意於自己設計的詭計時,不定時地冒出來頭刻意透露未來劇情,或者挑戰讀者想法的心聲解說,很多作者在這一部分做得不好後會造成我的反感,但是土屋隆夫在這個環節上,讓我迫不及待地等著看他下一次對話,像是我跟他面對面地談笑風生似的。

 

 

 

天狗面具

 

這本書發行在民國四十七年,相當是土屋隆夫在四十一歲左右所發表的一個可愛的鄉村故事。故事說的是人民對鬼神信仰的執著,相較於科技與知識上在後代看來無法理解的單純無知,以及為了爭奪那種「微不足道的政治權力」以死相搏,勾心鬥角之餘還奇招出盡的競選活動,現在看起來當然覺得可笑無奈。在這些複雜的老鼠般的恩怨情仇來往之間,到頭來,還是導致了兩個候選人的相繼死亡,甚至殃及池魚地導致無辜者的連帶死亡,這個看似不可思議的「不可能犯罪」,一大群人為了破案,在「直接問神」或者「耐心推敲」的猶豫之間,焦急的警察們,好奇的村民們,鬼怪與科學,傳說與動機的角力鬥爭之下,終於有了一個無法被肯定,卻也無法被推翻的答案,雖不中,亦不遠矣,這不就是土屋隆夫最會使出的招數嗎?

 

這是一部不會讓你失望,卻也是任由你大有疑問卻也無法反駁的「精妙推理」,但是在劇情上或許有點老套,然而「白上矢太郎」的推理與輕鬆的風度,以及他準確出現與消失的冷漠與熱情,才是這個故事裡最大的謎團吧?

 

這是第三次看「土屋隆夫」的推理小說,在這本以日本戰敗後十來年的時空背景下的故事,連個錄音機都算是高科技產物那種青黃不接的時代,「土屋隆夫」一反常態地運用了莞爾的筆觸,讓這一場腥風血雨摸不著頭緒的犯罪事件,變成了讓人夾雜著「捧腹大笑」以及「緊張猜疑」的情緒,然而一如往常的寫作架構與結局的開放性(昂首公雞先生卸下和善謙遜的面具後,以真實驕傲的嘴臉進行嗤之以鼻地發表高見:「開放性結局充分表達了作者的無能」。),一個平凡村落裡,一群未經教育的老少村人所經歷的三件謀殺案,羅生門的結案說詞,兇手究竟是自我了斷?或者是另有其人?

 

 

 


 

可惜在米壽之年還繼續寫作的土屋隆夫,並沒有在晚年把這個可愛的謀殺事件說一個完整交代,但是以無損這期間大家再以冷硬派風格的調查行為中,處處引發恰到好處的笑點以及有條不紊的推理總整理,確實無損沒有正確解答的一個遺憾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