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狗

 

醫生朋友的解說讓我在「浮沈於西默農的汪洋」「倉皇逃避上岸」之間有了堅定的選擇,說到底,原來不只我一個人遭受咀嚼螺絲釘之後血肉模糊的痛苦呀!

 

淡江法文系副教授吳錫德曾經指出這是一次世界大戰後,因為戰亂而斷了線的精緻布爾喬亞文學趨近落沒,以無產階級為寫作背景的普羅文學又不成氣候,終於在一九二九年興起了一股新的文學風氣「大眾文學」,這或許是在青黃不接的時代變化的叉路上,還碩果僅存記錄著文字變化的作品,雖然在現代我們的認知底下,似乎不是那麼容易上手。

 

 

 

黃狗

 

 

話說到正題上,這是我第一本接觸到「馬戈探長」的作品,像是我第一次被「東方快車謀殺案」自許天下第一神探的「白羅」給撥開了眼皮似的,原來同為比利時人的兩個角色,有著依樣敏銳的觀察力,卻有著「瀟灑不羈」「公正不阿」細微分別,但是在「黃狗」「東方快車謀殺案」結局之處,卻又有著同樣耐人尋味的寬容仁慈,除此之外,照當時歐洲那種鼎盛的閱讀風氣看來,西默農筆下的馬戈探長的人氣在一時之間,似乎還超越了阿嘉莎克莉絲蒂那個退休警官白羅神探呀!成為了世上僅次於福爾摩斯的知名破案專家。

 

當時的法國,或許是暗殺風氣鼎盛使然,在餐廳或者咖啡餐店裡,居然都配有一個被翻譯成「藥劑師」頭銜的專家駐場,或許是奧匈帝國王子被行刺之後,各國人人自危的一種防衛機制,在當時,下毒應該是最實惠與普遍的謀殺手段或許是!這個故事不禁讓人聯想到

 

 

 

 

 

黃狗

 

「X得悲劇」「基督山恩仇記」的裡所埋藏下來的謀殺動機,

 

但是善良的人卻以此等悲情的方式來還以顏色,確實讓人感受到把感情與文學兼顧於其中的作品,是如何的讓人意猶未盡了,上流仕紳的冷酷殘暴,地層社會的努力求生,因為教育與知識貧乏的年代裡,如何利用媒體來煽動社會不安。

 

現在看來當時小派報裡所描寫的報導,造成了人民在日出日落之間那巨大的不安惶恐,實在很難讓我們感受到壓力之餘,還不時地令人覺得明明可以等閒視之的事件,卻令人惶惶不安的互相猜疑實在逗趣。

 

想到若真的有這種社會氣氛,在我的有生之年除了經歷過死亡陰影全台籠罩的「九二一大地震」之外,恐怕就是那個令人髮指的「陳進興事件」了。當時我們鄉下地方的早餐店,店家們彷彿覺得很有面子般爭先恐後地私下口耳相傳:「哪個阿進A早上才來我的早餐店吃東西,雖然他去整了型,可是我還是認得出來,你不要告訴別人喔!!」

 

好啦!扯遠了!

 

 

 

 

 

黃狗

 

這個故事的最後,當馬戈探長將大家集合起來的時候,即將上菜的意外驚喜已經被閱讀經驗給沖淡了不少,但是那巧妙的犯罪分析,與嫌犯矢口否認之間沒有太多的拉扯糾纏,鋃鐺入獄的權貴還在努力上訴當中,情有可原的下毒者被悄悄地安排到他地生活,當春天的風吹來,嚴冬的霜雪融化後,一個槍法差勁的膽小鬼在黑吃黑被揭穿後,正在南美的一個法屬殖民地展開為期二十年的苦役生活,一對該是要幸福美滿的受害者,正在擁抱著他們的新生活,或許快樂美滿吧!

 

這是一個看似草率卻圓滿,但是似乎又令人有無限想像空間的結局,如果開槍的人另有其人,會是怎麼樣的一個解說呢?馬戈探長!!

 

 

 

 

 

黃狗

 

 

*私心自我對話*

 

這是第一本喬治西默農的這本「黃狗」在一年前左右被我遺棄了之後,終於人生的下半場的開端,給重新端上在這張大書桌的四點鐘方向,我的背後有一整牆面的書,依照類別與作者整齊劃一的分類著,當我拆開最近一批宅配到府的包裹時,黃狗似乎對著我搖尾乞憐的模樣,只好不顧當時因為大陸翻譯的艱澀難讀,重新打開這個未完成的故事吧!

 

或許是重讀的關係,所以對於裡面陌生文法(比利時文化)總算有順利一點的進階認識,而當初難懂與摔書的情緒也漸漸淡忘了。但是像張皇失措,像是五點差十分的這種與我認知有著出入的用詞層出不窮,還是讓我不由得失去了閱讀的安全感,提心吊膽步步為營的對於每一個字句不斷重讀,深怕錯過了哪些擺明暗示的線索,而又步上第一次摔書的後塵。

 

閱讀生涯已經進入第一百七十本書(實際上應該是超過兩百五十本),雖然不能稱上博覽群書,但是對於這個類別的作品也算是有初步且多元的接觸,就是因為這個閱讀的經驗,讓我更能確認一個心裡真正對大陸學者翻譯作品的看法:目前為止還是很難平息對於大陸方面翻譯上的厭煩。

 

至於明確的細節就不詳加敘述來引起筆戰,但是那種根本是一條左拐右彎的暈眩坡道的閱讀之路,把「閱讀的樂趣」「句子讓人難以下嚥的怒氣」混在一起,真是讓人無法安心去投入犯人的狡猾與偵探的瀟灑。而或許這是法國或者德國方面的生活文化作息與我們差異頗大,造成文化與表達上面一再地讓讀者飽受吞食螺絲的痛苦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