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另一面

 

斷斷續續的,我終於看完了這個情節百轉千迴的精彩故事,會這樣拖拖拉拉,不外乎是因為準備出國這些多如牛毛的雜事,要不就是為了喚回英文能力的種種憑空煩惱給耽擱了。每個晚上當小孩子睡了,那種肝指數催眠我認定的疲累,讓我除了無聲地在床上攤平之外,剩下所能做的事,只有發自內心痛苦呻吟,卻又得注意音量地喊出幾個「痛」字,像是為碎裂的右膝蓋髕骨做一場無聲安靜的哀悼。

 

 

 

神的另一面

 

突然想起我這前半生「表錯情」「固執」又「堅忍不拔」的執著,那一個在家庭之外總是佳評如潮,受人愛戴讚譽有加(其實這些沒有官方紀錄的口耳相傳,只不過是來自於村子裡的鄉野人士,以及那個寄情於嚼舌根與誇大賣弄的母親。)的老爸竟然是我上述信仰的中心點。然而在他過世後的第五年開始,在不可預期的改變與發現一些真相之後,許多的過去相處間那種「對外」與「對內」迥然差異的點點滴滴,與現在生活起了一些化學變化後,簡單卻又斬釘截鐵地推翻了我畢生單純的忠誠。

 

 

 

 


我的生活裡充滿了謊言與敷衍,偶爾我娘心血來潮時像這部爛電影一樣,照著稿子唸一些言不及義的安慰。

 

 

 

我在青春期的日子並不是如同一班簡單的標語說得容易,什麼黑白色的青春、留白的歲月等等的一些俗套的抄襲說法,我的世界根本是整坨深黑色濃霧,這不透光的深沉包覆著我的時間,掩蓋抹煞掉我走過的痕跡。從「睡覺」到在「睡覺」之間,「在外上課」與「回到家裡」皆然。劉德華當年在烈火戰車這部現在看來幼稚難堪教壞小孩的飆車電影中,氣呼呼地罵了秦沛一句我心裡的話:「你對外人比對我好,對佣人也比對我好,我到底是不是你的兒子?」。那些既得利益者虛情假意的諂媚奉承,竟然是我老人家生命裡追求的全部,至於我這個在新婚歡樂之後的副作用,竟是如芒刺在背一般的存在著,我不免想到老爸那些彆扭的右勾拳,我難以忘懷那些要你命三千的凌空飛踢,這當然不是一個武術家習武過程的描述,因為那個對練的假想敵,只是一個國小六年級,國一的瘦皮猴。 

 

 

 

神的另一面

 

第一間五專一個星期的生活費三百元,與同學相處得像是監獄裡讓人欺凌的鱉三,經歷過面目全非腳的「痛的成人式」,自導自演著姜育恆那個年代裡所有飄零孤獨的伴唱帶,在夕陽底下落單又被拉長的影子成為了我唯一的朋友。老人家當時正是「意興風發的年代」,連任的風采讓他接觸到更高的層級,甚至已經想到資政或者部長的種種美麗人生幻想,瀟灑地蹺著二郎腿:「我告訴你呀!要跟人相處就要大方一點呀!回去宿舍之前先去你們那邊商店買一些吃吃喝喝的回去,跟大家一起吃喝,人家就會當你是好朋友了!」三百元的人生,別說大方請客交朋友了,我如果不是求爺爺拜奶奶的四處跟人借錢,為了肚子餓要吃一碗炸醬麵的話,早就不知道是不是已經成為路有餓死骨,死後還怨念著朱門酒肉臭咧!花錢交朋友的鴕鳥心態,在那個時代果然是追逐飛黃騰達表象,居家旅行的常備良藥呀!

 

第二間五專一個月的生活費五百元,逼得我那個教我打籃球的朋友,還經常私底下偷偷塞個兩百元給我用。

 

然而這一切的抗議被逼問到像是我要謀奪家產似的,彷彿我隨時會起兵造反推翻他們的王國(何來王國之有?不過就是一個井底的吟遊詩人,歡天喜地的數著荷包裡幾張皺巴巴的鈔票。)似的。接著就是我年紀漸漸長大,開始有社交與投資的需求(被逼得我非得在這個年紀開始讓自己有經濟獨立的能力),到了大學後終於有了一個月「白花花一萬塊錢」的生活費用(包含交通車資,租屋費用,與三餐消費的需求),然而背後他們兩位那個不靈光的帳房、婚姻失敗後回娘家求援的管家、以及老公過世養不起第四個小孩落魄到當過舞女的妹妹通通加入批判我使用生活費的戰局,於是我的背後從這筆生活費開始,便被烙印上敗家子的疤痕,每當我憤怒的時候,那焦黑的疤痕便冒起了濃濃黑煙。

 

接著是當兵的盛名之累,連長竟然在半夜的哨站對我嗆明:「我就是看你爸的地位不爽,怎麼樣?」,然後住在美國後(為了一個漂亮學歷而已,我竟然努力拼命地搞到幾乎要被同儕人神共憤了,同儕也包含了一個市長的兒子在化工研究所的招牌下,對於錳的簡稱竟然一頭霧水),印象中經常性地在台灣與波士頓的昂貴長途電話裡,被尖銳高亢的聲音責怪生活費過多又不當的支出(事實的真相此情可問天),回來台灣後的歷經結婚,接觸工作,

 

單純的心漸漸被與社會上的磨擦弄髒變黑後,

跟爸爸的手下們勾心鬥角爭寵,被灌輸一些無中生有的是是非非,

跟爸爸的弟妹侄子們之間爾虞我詐一爭高低,直到,

 

最後我終於宣告退出龐大複雜的生活圈,

而老人家最後也終於一病不起的撒手人寰。

 

我的生活一直都是被狡詐的對待與憤怒暴躁的回饋,於是我的身體,終於被骨子裏滋生出來的恨意團團包圍著,密不透風,悶熱無比,與所有接觸的人都以「兩敗俱傷」收場。

 

 

 

 

 

神的另一面

 

這是我生活裡神的另一面,時間的河不停地往西方流動著著,這些稱呼爸爸為神的既得利益者也漸漸凋零,關的關起來了死的死光了,背叛的早就已經把「圖謀不軌」刻在鼻梁上,笑裡藏刀的老娘依然在有我背影映照的生活周遭裡,大吐苦水地放送著我是何等不孝不忠不義不仁不平不和,空穴來風的故事與憑空捏造的情節,已經很難有推理小說家可以出其右了,我的生活竟然一直沒有改變,埋頭苦幹的找尋更多存款上的滿足,至死方休。

 

 

 

 

神的另一面  

 

我沒有精神分裂,我也沒有在我最歇斯底里的那些夜晚製造出一個伴侶,書裡提到一個論點,多半會這樣有分裂人格的人,都來自於不好不正常的家庭,然而看似這麼完美的一個男人,被世人稱之為教育之神的暖男,對於忽略家庭的所作所為卻是他生命的意義,爸爸要的只是虛情假意地誇讚過一生,老娘是只要獲得不問付出的武則天(或許在我國小六年級的時候他就已經被這個人格霸佔了也說不定)四十來歲了,我的新人格在這幾天被開創出來了,而且也牢牢地霸佔了這個殘破的身體,只想讓小孩能夠想到家就很快樂,放學後只想回家玩樂。

 

言歸正傳,介紹文不必多說,爆雷文自然也有必要留在心裡。

 

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說,經由嫉妒心、人性、猜疑、氣話與各種口耳相傳來製造出一個守靈之夜的追根究底,看似人人都得到了救贖,在神的喪禮之中再揭發當年事實真相與推翻心中神的信仰之間,得到了一個溫暖的解答,但是這最後的三十頁,又是要寫些什麼呢?

 

 

 

神的另一面

 

不容小覷的年輕作家,這想必是我以後一定會追隨的一個名字,非常好看,千萬不要錯過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