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室狗頭

 

豈碼我認為,如果不是一個文學熱愛者,恐怕很難對這本書有持續的沈迷,至少我雖然喜歡這種東西,但是也無法一股作氣的埋首閱讀,其中還包括穿插了許多散心舒壓的美食饗宴,解放心情的觀賞祭祀心靈的老電影。沒有附上一張家族人物關係圖表的做法,根本是一場刻意擴大作者在寫作能力上炫技的道館,在館子裡炫技的各門各派,目不暇給卻擾亂了故事的迷人,就像某位影評在解讀「明月幾時有」這齣電影的說法:「清楚明白的細節,模糊難懂的整體。」

 

 

 


 

張洪量唱的離鄉路,恐怕是我在毛小孩年紀裡最適當的心情寫照。於是對於笨蛋、克努特、阿斯吉爾到最後的奧斯卡都憤怒地出外闖蕩,我熱血沸騰的認同感裡竟然有一些淺顯易見藍色的憂傷。養兒方知父母恩的制式勸孝守則,在我的生活體驗認知裡,有另一種鄉愁綠色心酸的反感,那打斷的鼻樑與瞎與不瞎間刻意取捨下左眼的凝視時,總會漂浮著一群飛蚊症病患眼睛看出去,那加起來的綿密粗糙的質感。

 

離鄉背井不是我願意,可是故鄉難以忍受,究竟是故鄉難以忍受?還是父母的冷漠難以忍受?我們都變了,這出走的定義已經不是簡單的說明地域性的遷徙變更而已,我跟她說下星期回到台灣想要指名一鍋熱雞湯,她在已讀不回的三日之後給我一則網路紅人吹笛子的精彩表演。這麼多年來,她並不是一成不變,取而代之的是心狠手辣的變本加厲,我跟小孩子說在迷霧驚魂裡那位神婆趁亂膨脹自己,把信仰當成包裝,成就自己威風凜凜的一面,享受一己成就感之餘,還要期望佳評如潮的熱烈掌聲。這種人多不勝數,也很可能就在你的生活周遭裡,一點都不奇怪。 

 

地下室狗頭

 

 

離鄉路 作詞:張洪量  作曲:張洪量


這種念頭困擾我許多年,去留的問題一直無法解決。總是有走投無路的感覺,沒想得一條小道在眼前。

今天有路今天走,抓緊命運伸出的手,離鄉背井不是我願意,可是故鄉讓我心痛。

希望的火總是難以熄滅,理想的掙扎纏著我不妥協,雖然不知路盡頭是什麼,可是這裡的現實我討厭

 

 

「這個家族裡的人都會出走」在這個一整串雜亂無章的生命祖譜的演化之下,看似心酸無情的淒冷下場,落櫻紛飛的殊途同歸在有故事的讀者眼裡,或許才能稍微地解讀作者在一些細節上輕描淡寫的心思。倘若只是一個心思單純的年輕心靈(與年紀無關),恐怕只是興趣缺缺地看著一個雖然滄桑卻顯得無趣平凡的典型家族故事。

 

故事裡,一夥人在戰亂時代裡長壽地活著,搬家遷徙的次數多的讓人無法數計,一生顛沛流離之下平凡中的辛苦,其實又豈是只有一場丹麥、挪威、尼泊爾、普隆地、牙買加與加拿大綜合回饋的親情所能描寫得完整的。因爲作者鋪陳的格局大到讓人期望的精彩卻顯然給忽略了,我只能像個隨著路人圍觀意外現場偶爾發出驚嘆聲的陌生人般無奈路過。雖然作者在這本小說發行時頗算年輕,也一併順利的拿下了當地當年的最佳小說獎項,但是結果不因如此而有同情票,依然是被無情又赤裸的攤在陽光下,現在還是以沒沒無聞的知名度,在博客來持續著以高折扣的卑微姿態銷售著,絕對不是被商業迫害或者錯誤行銷使然,更不是在口耳相傳之間被無緣由的刻意冷漠。

 

 

 


 

但這小說確實讓我對「情感表達的時序方式」這種同一人物卻多次人稱的寫作模式,有了一場眼界大開的意外收穫,但是過於燦爛的煙火瀰漫中,冷卻墜落之後,竟是很難激起徘徊在心湖,那本應該泛濫成災的漣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以我為名的鄉愁 的頭像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以我為名的鄉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ophie
  • 恭喜換新家
    國慶日快樂
  • 台灣最美的風景是人,特別是每年十月會替人慶生嗎?

    以我為名的鄉愁 於 2017/10/10 09:3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