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室吊死詭

 

若不是因為胡杰的「我是漫畫大王」得到了第三屆島田莊司推理小說獎首獎的肯定,我恐怕對於這一類又是校園推理、又是靈異傳說的題材敬謝不敏,畢竟不論是大學校園或者青春高國中的推理事件,往往都偏向了動機幼稚的打鬧,年少戀愛情感的糾結等等的小打小鬧,怎麼捨得讓人花上大把時間挑燈夜戰,或者在擁擠的交通裡犧牲閉目養神的時間呢?

 

話說對於胡杰這位台灣新中生代推理作家,會讓我全部收藏他的作品(四本三個故事到目前)也是因為上面所講的這本得獎作品,畢竟能夠得到首獎的作品中,相較在雷鈞、不藍燈(但是他的兩本作品依然很受到我的推崇)之中,「我是漫畫大王」還是比較有值得動腦與驚艷之處,所以今天在移民局等待的當下,隨身帶了這胡杰發行的第三本(雖然在很早就完成,卻遲遲不肯發表)「密室吊死詭」,流暢的校園對話,很快就消耗了一兩個小時的時間,只是問題重重呀!

 

 

 

密室吊死詭

 

這個作品在對話引號的編排上還是出了許多的問題,另外,最後自白書的描寫部分還是太著重於本格推理的全劇情交代,想像空間不大但是冗長的詳細解說,反倒把真相弄的更模糊了,而許多不合理性跟刻意的引導,雖然在後記裡有許多需要寄人籬下的必要修改,但是為了追求作品數量而囫圇出版的話,也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呀!

 

但是作者把三流大學學生之間談話的語氣,描寫得十分準確生動,言談中的市井髒言層出不窮,十分到位貼切,這一點十分值得鼓勵,頗有勸人努力向上之意,莫非是作者本身長年來對於職業傷害的反撲?

 

 

密室吊死詭

 

**劇透&疑問**

 

1・其實很快我們就發現住在第三間的范苡薰大有問題,在面對蔣俊生的背景時倒背如流,但是被程依玲問到她跟古瑄慈的交情時又說是沒有對話?而蔣俊生那些如數家珍的經歷,竟然又說是古瑄慈與她無話不說的促膝長談?或許作者想要用小細節來透露兇手的前後不一,但是這已經不算是細節了,況且熱心又精明的程伊玲不覺得怪異嗎?

 

2・趕回老家去看昏倒父親的游慧妤,急忙的要程依玲協尋她掉落在房間的手機?而程伊玲也仗義感使然的毅然前往?當然到後來知道是故佈疑陣的要引導讀者的誤判而已?但是這個橋段的合理性,不知道編輯跟作者本身是否都也有些羞愧呢?

 

3・最後程伊玲跟學長終於拿到了麵線老闆當年的報告紀錄書(滿幼稚而且刻意的到手過程),而且是在目送范苡薰上了搬家公司的車後才拿到手的,但是為何後來有必要把當年雷房東的醜事也一併寄給她看呢?要她認罪自首的話,只要說明她與蔣俊生的那一段恩怨情仇便罷不是嗎?這樣為了要解釋自創的複查恩怨往事,而使用了「兇手回敬為之氣結的賭氣告白」的不合理的過度勤勞了,而且這封信也不寄出,我們又是在哪個所謂的平行時空裡看到詳細內容呢?

 

4・提前解約沒有人會扣除三個月的押金的,十公分的雨遮只能用來胡謅這樣建築的必要性,而且誇大了兇手飛簷走壁的絕世武功了。

 

5・在自白書裡,也有講到其實程伊玲亦是共犯的一段結尾,自然可以呼應程伊玲對追求者學長的捫心自問:「如果,我有一間曾經做過的事被你知道了,妳還會這麼期待嗎?」但是也可以解釋成范苡薰是隨手添加的一個誣賴,畢竟收到化名為雷伯伯所寫來逼供的信,難免會怒火中燒,更何況是推敲出來是昔日好友的威脅?那如果是推翻共犯論,那程伊玲對學長說的那句心裡話,又代表什麼呢?或者在程伊玲的前傳裡可以得到答案吧?還是少女戀愛心思裡對於自己曾經有過的風花雪月有所尷尬而已呢?

 

6・辦案警官有必要把內情那麼一字不漏地打簡訊給程伊玲看個滿意嗎?

 

7・至於程伊玲與古瑄慈長的神似一案,只是人間無巧不成書,作者刻意的故佈疑陣,而范苡薰目睹在自白書裡供稱親眼目擊紅衣吊死鬼的這一段,無異就是在鋪陳一個自我精神疾病的徵兆,為了這萬言書有朝一日曝光之時,可以用來當逃罪的有力證據嗎?

 

8・這封自白書不會寄出,又寫了這麼一大段的長篇大論,莫非是要跟「不好吃不要錢」的老闆一樣守著秘密三十年,而且無中生有的憑空添造許多不合事實的臆想?

 

9・詭計這個名詞只有在推理小說群眾裡才會被用到的,所以年屆七十的雷伯伯不會用這個字眼的。

 

 

 

密室吊死詭

(本來還以為在這個兩位相似度極高的美女背後,會有什麼交換身份的詭計之類的!?)

 

 

**私心對話**

 

對於台灣推理小說的又愛又恨,我這種跑龍套的讀者在一知半解的湊熱鬧情懷裡,展開了一步步茫然卻積極的調查研究,在褒貶不一的結論裡很難去得到一個肯定的優劣答案,好玩有趣的作品讓你開心暢快,幼稚無聊故事又讓你摔書大嘆,市場雖然狹小,但這種越是依賴藉口來自我開脫的惡性循環,越是讓繁體創作在這青黃不接的世道上無以立足,天行健,君子當自強不息呀!

 

說到在後記裡,胡杰對編輯的那一番言不由衷的感謝詞裡,可以看出擔任教職的作者還是有些寄人籬下的困頓惆悵,雖然博覽群書的編輯在網路上頗有人氣,但是你們都懂的,迷哥迷姊們的一頭熱崇拜起鬨的能量,就像核能電廠一樣的駭人,正所謂「按讚不花一毛錢,買書頂多七九折」的道理,所以滿足了風光的虛榮心,卻自滿於虛假的本質在吹捧的歲月裡一而再地削弱了起來,於是故事的品味被降低,校稿的細心度被上市時間所取消,至於劇情合理性與文字上的斟酌,也肆無忌憚的洋洋灑灑,以為撒豆成兵,其實不過是把堆積如山的樹的屍首,支離破碎的繼續享受著氧氣的摧殘罷了。

 

剛剛上博客來已經查不到這本書的資料了,想必是這個出版社只想在自家網站上銷售的關係,雖然說憂喜參半的看著這個趨勢,但是開心的程度可是遠遠多過於擔心錯過好書的機會,畢竟能出版葉桑、朱夏更甚至於許多不堪入目作品的出版社,他們最受到肯定的正面專長:書腰宣傳口號的極盡聳動。而實際上最受到撻伐的負面專長:亂七八糟錯字連篇,引號亂匡一通的草率劣作。

 

 

 


 

難怪台灣的小說市場越來越小,其來有自,其來有自呀!

皇冠出版社(我是漫畫大王完勝)還是狠狠地打了這個幼稚出版社好幾巴掌吧!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胡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